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spiral—world(3)

part 3 红皇后的葬礼

       日日树涉顺着提示去往后花园。
        大法官、红桃兵、侍女、仆从——他们静立在小亭外。

       "那是什么?"
        他走上前,询问门口的士兵。

        "皇后去世了。"A说,"很抱歉,除去被邀请的人之外没人能够靠近。"

——————
(使用技能欺诈或者直接打败红桃A)
【杀死红桃A会被军队击杀,获得结局b】

【发动欺诈】
        "——我是来归还这个的。"日日树拿出权杖来,又捧着花束,"至少让我为皇后献上一束花吧。"
        红桃兵为此动容,他鞠了一躬,"那么就请进吧。"

      挡在门口的长枪被放下了。

      蔷薇被漆成红色,但因为主人的死,已经没人漆的花也褪色了。

红桃王,大臣们,还有侍女侍卫,围在墓碑旁。
"走过去和他们聊聊吧。"日日树想着,抱着花,身后的城堡露台上,金发的人转过头来。
"陌生人。"
献上花,红桃王后的墓碑前,也只有这四束鲜花。
【对话】
红桃王:"王后死去的第三天,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掌握了王权。"
侍从:"他使了计策,谋得了王权。"
侍女:"他是个高贵的人,明明美貌,却总给我残酷的意味。"
法官:"不能原谅他。"

大家都沉醉在一片自我的环境里。
但悲伤是真的,法官甚至为王后流了泪。
"……新的王、究竟是谁?"
日日树涉陷入了迷茫。

没人再和他说话,他去了一时间无人的城堡。

大门前,红皇后的雕像依旧是那副高傲辉煌的样子,只是底座上写着话。
【他忘记了真正的身份。】

涉猛的想起手中的纸条。

"红皇后、想告诉我什么……"

——————————

本场景中,战斗可掉落纸条2
【这是个似真非真的故事。】

饰品:红玫瑰【物理】
红玫瑰的箭簇指向白玫瑰
给攻击附加流血效果,造成每回合(自身攻击+400)的伤害
武器:白玫瑰【魔法】
玫瑰的战争不谢幕
和爱丽丝之匙一样的场景加成武器,侧重魔法。
在三层舞会厅的酒水托盘可以回复lp
在一层的后厨茶点柜前可以得到HP回复道具,并回满血。

——————

上三楼,去过了舞会厅,再转头去向露台。

有一个人站在那。
他穿的和玛多莫赛尔的疯帽匠衣服几乎一模一样。
"你就是疯帽匠?"
日日树涉看着他,走过去。

"你在说什么?"他回过头,蓝色的眼睛充满疑惑。
"我是这里的国王。"他讲。
"这里的国王不是红桃王和红桃皇后吗?"
疯帽匠笑了,笑的意味深长。
"很多东西,都应该是不断更新的,不能够固步自封。"他站起来,"一旦停步,就会全盘皆输。"

日日树涉觉得这个游戏有点意思。
"可你也不应该国王。"
"不,你说的可不对,"他摆摆手,"『国王』是个目标,当人们奔跑追赶之时,若你离得最近,你就是国王。"
"是他走偏了,自己停下来了。"他继续说。

"而且他们说的也不对呀。"没给涉任何回嘴的机会,他继续道,"我可不是疯帽匠。"

"我是【天祥院英智】。"他靠近日日树涉,"就如同我知道,你是【日日树涉】,而本不在这里。"

随着这话音刚落,大地开始晃动了,疯帽匠抬起手,看见身体变成一串串数据慢慢消散,他似乎轻轻抚上涉的脸。

"如果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忘了名字,就告诉我,如果我已经完全忘了,就杀了我。"

随着疯帽匠身影的消失,在露台边,出现了巨大的花蔓编织的boss。
日日树涉向后退,却发现门已经被封住了。

"糟糕了呀——"他拔出剑,"只能战斗了吧!"
【进入boss战】
——————
boss:不变的王权
某处的帝王的不甘与怒火。
高魔防,推荐装备饰品红玫瑰,武器爱丽丝之匙
★尽量卸除【瓦尔基里的勋章】,装备【仙境冒险】
此时人物等级升至20级最佳
boss血量5000

战胜可获得【纸条3】【技能书:巴别塔】
————————
【战斗胜利】
boss消失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小纸条。
【我们的故事发生在遥远的窗外,那里,每个人都应该并非此身。】
这是什么意思?日日树想着,却发现城堡摇晃了。
"先离开这里吧。"
任务更新:
3分钟内离开此场景。

★日日树涉15级解锁特殊技能【白鸽的花篮】
可以以5倍于行走的速度进行全场景飞行。

"去向mika那里吧。"

城堡崩塌,他看见NPC们抬起脸,然后化为数据消逝。"为什么他知道我的名字?"
他有点头疼,脑中闪过一丝片段。

"那个是舞台,我在上面,疯帽匠也在上边。"
"他倒下了——"

"这些、是什么……"

【是否存档】
☞【yes】
    【 no】
【存档完成】
——————tbc

评论
热度 ( 14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