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日服中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涉英】旅人·克洛诺斯番外

那是遥远的国度。

在大陆中西部,有温暖的海港和碧蓝的澄澈的天空。

那里有小小的山包,悄悄地站在平原的最远处,那里有小小王国的领主,从属于国王,兢兢业业,勤勤恳恳。

那里的钟表匠有一个孩子,12岁。
就像是每个小孩子那样,有学堂,有一条街上漂亮的小姑娘,有做不完的活计。

但有一点不太一样。

“快来,德罗西。”他爸爸指着远处的钟塔,“那也是我的作品,那个塔,那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作品。”

他爸爸仔细看着那座塔,眼神眷恋,又复杂。

“那真是——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作品了……”

昏暗的灯光下,酒瓶凌乱的倒在地上,柜台上凌乱的陈列着过时的手表,橱柜里是蒙尘的时钟。

老表匠呜咽一声,拖着那副颓废的...

2018-09-18

【涉英】旅人

苏生


“早安,宗,请醒一醒。”


人偶师听见那个柔和的女声轻轻道。他回头,那个始终端庄漂亮的,他的家人,微笑着看着他。


然后化为碎片,瓷片噼噼啪啪的剥落倒在地上。


“——!”


这下他全然醒来了,但是动不了,最多只是错错眼珠罢了。


身体有极度的不协调,与曾经虽然油尽灯枯却依旧青春健康的状态不一样,现在的身体,近乎一片死寂。


对,死寂。


快动起来啊——!


他费力的感受身体,终于,抬起了手来。


——啊啊。...


2018-09-10

网上看见的一个表格,摘了几个我能表述的

当年进梦之咲的担忧:
阿女性向游戏会不会是梦百那类的

现在:
人家一个个都是成双成对的,啊都是粮好棒
————
读主线第一印象:
等等,那个红发哥哥和吉他小哥在台上打起来了没问题吗??
舞台这么用的诶?

现在:
我们剧情是爱情,亲情,师生情,战斗系,魔法系,超现实主义的集合体

偶像什么的都是套路
————————
我团第一印象:
我爱绿川光,我爱金发,我爱长发,我爱优雅

现在:
突然响起了三专的声音
是各种解读的amazing★
————————
对女主角第一印象:
诶官方没给立绘
不过剧情上来说对话都是由人物复述回复的。
很温柔很能干的样子

现在:
还是没立绘
比我能干多了,大姐姐,工作能力分我一点吧
————————
门...

2018-09-09

【涉英】金鱼花火

对夏日的一点点留恋。
想写的温柔一些。
是旅游时看见的活动,虽然原本并不是去日本,但那种气氛再美好不过了
———————
是夜,萤火虫闪烁在草丛边,街景里也都换上了焕然一新的装饰。

祭典在晚上。

换上浴衣,盛装打扮的年轻人涌上街,华灯初上,街头看摊的老人家也咿咿呀呀的唱起那些不常听见的民谣。

夏夜静谧,却又有阵阵欢悦的蝉声,在那泼了墨涂了彩的明灯畔,池塘边。

他就站在那里,穿着天蓝色锦织绣飞鹤的浴衣,搭着靛青色云纹腰带,扣着鎏金白瓷狐面,长发绾成一个髻。

他颈间系着的项圈配饰做成传统的样式,放了个不会响的铃铛。

离烟火大会还远着呢,小摊贩们兴高采烈的叫卖着,那些个吃食,玩具,又或是捞金鱼的...

2018-09-07

一直不更新旅人是因为我的笔记本坏掉了可是存稿全在里面(。)
我先拿短篇更着吧。

2018-09-07

Verity:你还会再做改变吗?
Loki:我们都会再作改变的,生活就是如此,我不可能永远是这个Loki,你不可能永远是那个verity,五年之后,十年之后,我们都会变成不同的人……    ……那股引力还在,人们的期望还在,飞鸟也能感觉到重力,杂技演员和舞蹈家也一样,但他们依旧俯冲,翻跟头。
周而复始,在所不辞。

摘自仙宫特派员。
仙宫特派员绝对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漫威漫画。

2018-09-01

【涉英】overload

abo
A涉O英
说好的正文
Lo只允许我发到这种程度了。
————————
近来的天祥院有些焦虑。
高中三年级了,这种躁动的年纪,AO之间的交往就更加束手束脚。

他快到发情期了,虽然药物随身带着以备不测,但是果然,果然身处于这种环境之中,依旧会感到心烦意乱。

伏在桌子上,哪怕捂住口鼻,繁杂的信息素的味道依旧熏得人头疼。

更别说这一整个学校什么人都有,又都是差不多的年纪。

“我先去休息一下,”脸色难看地,他离开座位,快步出去了,“你们继续忙吧,有事等我回来再议。”

omega的脖子上带着特制的项圈。

不仅仅是出于保护的目的,它更是直接说明了身份的标志。

他叹了一口气。

生于一个富足的家庭,...

2018-08-29

我在日复一日里遇见的最悲伤,莫过于从不停留的你和从不认输的他。

这是我迟早要写出来的故事。

2018-08-28

【涉英】弄臣

练笔
课题四  第一人称

那些回环交错的故事和关系终于破碎,环绕,扭转,书写我们不熟悉的书页。

于是我们再一次睁开眼去看这崭新的世界,全新的环境,从全新的人影里,追逐到了我们曾经拥有过的回忆的缺角。

只是全然不同,却又熟稔万分。

多少的光怪陆离只是画了一个圈,让你从圈这头看向那头,和那个相似又不同的自己面对面。

他说道
『早,另一个我。』

那是多么让你熟悉的腔调,每日每日,从你的口中说出。
那温和的语气和谨慎的态度。
但那眼睛已经不同了。

『早,天祥院英智。』
你听见你这样说,又仿佛卸下了什么沉重的过去,或者连语言描述都显得苍白的某些复杂的想法那样。

然后露出笑容吧,把锋芒藏...

2018-08-26
1 / 13

© 烛九★日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