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Spiral —world

【幻想序言】

我曾做下一个梦。

某一年开始,又将会在某一日突然戛然而止的,脆弱的,残损的生命里,出现了一束光。

这光芒从星辰初现的时候开始,又将会在一个繁星点点的夏夜里结束吧。

曾以为的,真实的,总往往恍如梦境。

我曾做下一个梦。

这是我唯一要告诉你的,也是这碎片存在的意义。
我知道你是谁,而你还没想起来你是谁。
可不能被爱丽丝、红皇后这样的代号欺骗了呀,那些人不属于这里。

至少以前不属于。

你会找到我吗?

part 4
——————
判定:
上一章战胜自动进入幻想序言部分,主人公将进行阅读。
阅读完毕获得【哭泣的疯帽匠玩偶】
————————

崩坏的场景成为一串串发着光的透明代码,他们分崩离析在身后,逸散在眼前。
"快过来!"门口的青年抓住他伸过来的手,在路消失的那一刻,闪进了门里。

——门外的城堡,庭院,全部消失了。

大地颤动发生一声巨响,那些残存的物品也消失了。

"你找到疯帽匠了吗?"mika看着他怔忡的样子,打开了通向茶会的那道门。

"……你是谁?"

"我?"他的手没停,"我呀,是老师的弟子。"
"有什么问题吗?"

"不,并没有。"涉摇了摇头,"去见宗吧。"

——————————
茶会变得似乎有一点不同。
与其说是不同,倒不如说是因为贪睡的猫儿醒来了而显得多了些人似的。
"这就是疯帽匠。"涉说着。
"这可不是疯帽匠,"宗诧异的抱着玛多莫赛尔,"虽然不想承认,可这种布偶可不是那个恶毒的疯帽匠。"

"不、他是。"日日树抬抬下巴示意他怀里的人偶,"既然你的人偶可以被称为疯帽匠——那么他也可以。"

日日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判定。

像是虽然说【这里不能少一个人】,可是真正扮演疯帽匠的只是一个人偶。
只是宗怀里的玛多莫赛尔。

像是红皇后的葬礼——他向棺材里望了,里面只是红皇后的布偶。

这能说明很多问题。

"宗,"涉提交了任务,"你认不认识『天祥院英智』?"

他看见对面的人呼吸一滞。

"你认识。"肯定的语气,"你也认识我,我也认识那个人对吗?"
他上前几步,向前逼近。
"这可不行啊,那边的,"醒来的柴郡猫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来,"在这里引起争论可是不明智的,"他打了个响指,"本房间的评分和要素你还没收集完呢。"

这可不是NPC该知道的了。

"这个『世界』,太大了,也太迷惑人了,"柴郡猫这样说,"要不是你弄出那么大动静,我也醒不过来呢。"

"小英呢,和我们不太一样,你可以认为这个联机游戏并不仅仅只限于一个玩家,一个世界。"

柴郡猫的露齿笑怎样都觉得意味深长。

"别轻易相信别人的诱导,也别把别人的随意告诉其他人——即使你想起来了。"

柴郡猫打个哈欠,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柴郡猫的玩偶来,放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过你说对了,哪怕是类人的无生命的物品,都会被这个房间判定为人。"

"不过呢,——前辈,我们能帮到日日树前辈真是太好了。"身为『爱丽丝』的孩子又给茶杯茶,"虽然这茶确实是很香,但是喝了的话会忘掉自身的过去呢……"

他将茶杯摆在玩偶前面。

"我的任务也完成了。"『爱丽丝』说。
"我也是。"宗查看了一下任务,"引导新人、老实说一开始看见你我还吓了一跳来着。"

"你们——"涉看着他们起身,惊讶的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们要去做其他任务,也只是偶然碰见你才有了新的任务。"柴郡猫发动了自己的技能,消失了身形去了下一个地方。

宗从mika带他来的门里离开了。
爱丽丝在二人后面也准备离开,他犹豫了一下,"那个,虽然您可能不知道我们,但是我还是希望给您介绍一下。"
"柴郡猫是凛月前辈——啊,他的名字是朔间凛月。而我呢,我叫做紫之创。"他在一个树洞处停下来,"我希望您能把部长他找回来。"

爱丽丝消失在树洞里。

——————
搜寻场景,可在长桌旁获得『砂糖』回复lp
在疯帽匠的位置上放置疯帽匠布偶才能够打开房间的门。
走到门前再回到长桌可以在柴郡猫的位置上找到【记忆的碎片1

【是否存档】
→【yes】
    【no】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