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万圣夜

幽灵涉★恶魔英
副cp猎魔人弓桃
主旨:爱情让我们变得像自己的另一半
————————食用愉快!

        也许这是真实存在的故事吧,只是被人记下来,被人粉饰,成了我们看到的样子。

        “欢迎,不来喝一杯茶吗,亲爱的恶魔先生?”
        幽灵藏在帷幕后面,紫色的眼睛跳着魂火,安静的,柔和的微笑着。
        “你真是一点也没变。”来人披着斗篷,蒙着脸,走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着窗外的奇装异服的孩子们,“这是你来到这的第几个万圣节了?”
        紫色眼睛的幽灵想了想,眼神没有从那群人身上离开,“五十年。”
         “那我们也认识了五十年了。”斗篷下传来笑声,“不过老实说,你停留的够久了,是时候该去往下一生了。”
        “不,我在找一个人。”幽灵飘到窗台上,“你不也是为了找人才来到这里的吗?你找到你找的人了吗?”
        “很遗憾,并没有。”斗篷下的人就连露出的指尖都长着尖尖的利爪,他轻轻戳了戳桌上的南瓜灯,里面燃起了蓝色的火焰,他饱满的情绪用那般温润的声音说出来,似乎有那么一些令人意外,“啊,能轻易被捉住的绝不会让人留恋,这般让人蚀骨铭心的不舍和爱恋!——我真想看看那个让我总觉得热血沸腾的人究竟是谁!”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忘了呢,”闪着蓝光的尖瞳从斗篷里露出光来,“我似乎记得我们的过去,可是我就连我们的名字,他的音容都要忘光了。”
        “谁不是呢,”幽灵叹息着,“我只记得他是个充满活力的人,他爱着全世界,我忘了我的名字,也没人告诉我该是什么。”
        “我恐怕连这些都说不上来。”恶魔飞出窗户,“最近这几年,猎魔人会来这边,你最好藏起来,我还想找你喝杯茶呢。”
         “好吧,祝今夜愉快。”
—————————
         熟稔感。
         恶魔和幽灵都有此感,如果没有这种感觉,恐怕两个人连对方的存在都不会在意。
         两个停留在模糊过去的人,看不到那个人之外的其他。

        ……

        风平浪静的某一年。
        一群男子带着随从走进小镇,他们大部分带着十字架。
        其中一位有着碧绿的眼和粉色的头发,脸上是威严和风霜留下的刻痕,斑白的头发下,那双锐利的眼是那样炯炯有神。
        “阁下,”他身旁的随从俯下身子,低声禀报,“在角落的房子里,发现了的气息。”
       “等夜里。”被称作阁下的男子点头,“夜里,我们进去,去看看。”
       “您依旧没放弃寻找吗?”身边的带着泪痣的男子轻轻叹息着。
       “嗯,”身居上位的老人压低了帽子,“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会乖乖投胎的人,说不定哪天,我们就找到他们了。”
         “他们、”他摇摇头,“我至今都不敢相信他们已经离开我们了。”
         带着泪痣的男子笑了,像是一如既往的那样,跟在他身旁,“那我们走吧,少爷。”
         “叫老爷。”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老人笑了,“弓弦,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这是我的荣幸。”
————————
        万圣夜一如既往的群魔乱舞。
        “看那边,那是个狼人,对,就是那个像大型犬一样乖巧的人。”
        “那可真是有趣。”幽灵看着恶魔,再看看远处被人摸头一本满足的狼人笑的迷人,“诶呀,真的是狼人吗?”
       “真的是哦。”
       两个人对视,一齐笑起来。
      
       “你为什么不摘下你的斗篷?”
       “大概是因为我狰狞的脸孔吧★,”恶魔的声音就像是那些个在晚宴是大放异彩的贵公子一般柔和优雅,“其实我总觉得你很熟悉。”
       “我好像想起——”幽灵点点头,这时门被打开了。
       恶魔吹了声口哨倚在靠背上,脚交叠着放在桌子上,“不速之客。”

       进来的是让两个人都觉得莫名熟悉的陌生人。
       没错,陌生人。
       两个人思考记忆中的人脸,没有认识这样的人。

       “我是姬宫桃李。”老人向前迈了一步,“晚安,先生们。”
       “你叫做姬宫桃李?”幽灵向前飘了一下,“那你旁边的,是不是叫做伏见弓弦?”
        近距离看着幽灵,幽灵紫色的眼睛眨着,“我记得你,当时我经常戏弄你,你在我的学生会里工作,你应该很亲昵我。”
        “……”姬宫桃李看着他,“你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我想想,让我想想……”他来回飘动着,“斋宫——不对,朔间——不对,深海——不,更不对……天祥院——啊,好像是这个名字——”
         他飘上飘下,反反复复的念着一堆名字。
        恶魔倒了两杯茶,递给了弓弦和桃李,“要喝茶吗?”
        桃李听到这声音,微一怔愣,弓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下了恶魔的斗篷。
       金色的发,魔术师一样带着趣味的礼服,恶魔手上的黑雾变成一顶礼帽戴在头上,脸上是不变的笑脸。

       只是这笑容的弧度,这装束出现在这张脸上是不匹配的。

        “你是谁?”桃李的脑中一片空白,他明明知道面前的该是谁,可却没办法顺利说出口了。
        金发的恶魔眨着蓝色的眼,脱口而出,“我叫做『涉』。”
        “我叫做,『日日树涉。』”
        “不对!”老人喊着,“全都搞错了!什么都错了!”

        他的脸因为激动多了几分红,“疼爱我的,是我们的会长天祥院英智,他从不捉弄我。”
        “是我,但我经常捉弄你才对。”幽灵说。

        “捉弄我的,是表演部的部长,日日树涉。”
        “?不,我很疼爱你哦,桃李。”恶魔反驳着。

        “会长留着短发,金色的短发,蓝色的眼!”
        幽灵的声音戛然而止。
        “该死的长、我是说日日树涉,他留着青蓝色的长发,长着紫色的眼!”
         恶魔的茶杯掉在桌上。

         桃李看着这两个人突然有点悲哀。
         “怎么会呢……”这是三个人一齐发出的喟叹。

          强光打进来,将恶魔的礼帽打了个对穿,变成了消散的黑雾。
          “你们离开吧。”姬宫沉默的打开了后门,“别在意过去,去别的地方吧。”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一定会的。”老人笑着,“无论是多久远的未来。”
         门被冲破了,冲进来的猎魔人只看见呆立在窗前的老人和他忠心的管家。
         “他们走了。”他说着,“离开了。”
  ——————————
           时代在更替。

          在世界某个角落里,有个幽灵住在一个小公寓。
          他留着长发,长着漂亮的紫色眼睛,明明是个幽灵,却笑的充满朝气。
          “为什么笑呢?”
         “因为找回了『我』★”,他大笑着,将云雾变成漂亮的玫瑰和白鸽,看着门外的孩子们追着飞出窗外的云雾嬉戏玩耍。
         远处有一个人走过来。
         穿着不合时代的礼服,压低了帽子,考究的礼服优雅大方,孩子们与他擦肩而过。
         “这是第多少年了?”
         “这是咱们认识的第一百年了。”幽灵笑着,“晚安,英智。”
         “晚安。”他坐在窗口,搭上幽灵没有实体的,冒着寒气的手,“我找了整整五十年。”
        第一个五年,离开的两个人感到茫然,他们发疯的寻找过去。
        第二个五年,他们找到了过去,却好像看着别人的故事一般,恍如隔世。
        第三个五年,他们终于想起来,什么是自己,什么是别人。
        第四个五年,尽管还有许多地方带着对方的影子,但已经回归正常了。
        ——这是第十个五年,他们终于想起了完整的过去,也不必陷在对方的身影里。

        “我要离开了。”日日树涉吻着恶魔的头,“我要去下一生。”
        他的身体在消散,“这是我们度过的第一百个万圣夜,英智,我的理由很简单,”他的手虚捧着恶魔的脸。
       “只有人才会爱,而我想要去爱你。”
       “别担心,”他微笑着,“——在不久的将来——”
       ————————
       “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过万圣节。”有泪水从他脸上落下来。
       “万圣节快乐,涉。”
       空荡荡的房间没人会说“祝今夜愉快。”
————————END——————
小号没有CD英(˵¯͒⌢͗¯͒˵)
伤心到投/毒
奶自己一波(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