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星之下

课题三  这是场战争,而我们都是它的孩子。

战时特工设定

故事背景的发生地     位于北方的雪国和它南边的敌国。
——————

从废墟里,天祥院英智动了动麻了的手指,他要爬出来,他还想要去看明年窗上新结的冰花,就不能在此地停下。

灰色的,呛人的火药味里充斥着炮火声,孩子的哭声,呼唤亲人的带着哭腔的喊声。

“别停下。”他喃喃着从窄小的废墟间的缝隙里爬出来。

有士兵从他不远处跑回来,他缩回废墟,警惕的看他们经过。

他不能死。

铁十字下,军士穿着黑色的制服,他们将人送到小房子小工厂里去,他们不挑拣牲口,因为在他们眼中除了他们都是牲口。

快要结束了、就快要结束了!

千百次的,从雪上的血迹里找到一起生活的战友,他们还扛着枪,从没闭上眼。

从没闭上眼!

这场景在他眼里一遍遍过去。

也千百遍的祈求从不回应的上帝抹去发生在这片大地上的沧桑战事。

“『小丑』怎么样了?”他喝了一口伏特加,烈酒入喉使得常年因伤病而惨白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他向报童买了一份报纸,问到。

“还能怎么样,小丑在别墅里表演呢!”孩子眨着碧绿的眼睛撇了撇嘴,把报纸递给他又继续向别人兜售。

这是一切安好的意思。

英智不动声色的拍了拍身上的破袍子,毫不顾忌的坐在了流浪汉中间。

小丑是他们小队的特务,他们都是从北国来到这残酷的国度的间谍。

是他爱的人。

英智喝了一口伏特加暖暖身子。

他们要四个人一起回去,回到首都看楼顶的红星星去。

南边的天气比北方更冷,一片白色,脚下是薄冰,头顶是尖刀。

来到这里的一起训练的几百个特工,他们只有代号,谁都不知道谁的名字。

小丑也是这样。

海那边的飞机把这个罪恶的地方给炸的一干二净,小丑在表演,在试管和枪械之间表演。

“我也想看看表演啊。”

殷红的嘴唇像是有血,他走进巷尾,一直走。

左转,
右转,

脚步声哒哒的在他心头晃。

第三个岔路——右转。
英智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来。

身后的人右转,却没发现前面拿着酒的金发小哥,那人下意识的摸口袋里的枪,却从背后被一枪打爆了脑袋。

穿着破大褂的英智从角落的垃圾堆里走过来,他检查了那人口袋里的枪——是制式枪。

他面无表情的把尸体上干净的外套套在了自己身上,又检查了所有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他发现了一张小纸条。

从他了解的部分来讲,这是要拔除北方特务的命令。

fine上榜。

那又怎么样?

本就是在刀尖跳舞的小丑们,还会因为刀而瑟瑟发抖吗?

想见他,想要回到一起在军校上学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熟练的手法,残忍的手段,那时候的大家,眼里还有热忱,脸上还有朝气。

现在沉淀下来的无非都是铁一般的坚韧,狐狸一般的狡猾。

他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报纸来。

报童是英智的人,通过解密之后的广告栏目意思是让英智去妓馆找『执事』去。

这是要有大动作了吧。

“先生要喝点什么?”恭敬的酒保招呼着客人,“这里什么样的美人都有,任君选择!”

“有没有刚来的处女?”英智坐在吧台前在酒杯上敲了三下,“钱不是问题。”

“当然了,”酒保调了一杯酒,“这是『雪』,楼上的杏是东方来的,您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将酒一饮而尽,接过酒保递来的钥匙,火光电石间与酒保对视一笑,“那么,为了去见大小姐,执事先生就为我带路吧。”

“请跟我来。”
————————
“来了啊,大人。”
穿着长裙的女人表情没有半点卖弄风情的意思。

“去这首都外面的集中营,”她揽住了英智的脖子在耳边低声说,“帮小丑把毒气室的笔记本拿出来,军官证我放在你口袋里了。”

执事拉上了窗帘。

“明天上午十点,帝国的副将会经过那里,把他的衣服换下来,我们只能为你争取一天时间。”

“收到。”哪怕摆着暧昧的姿势,两人之间也只有一派冷漠又警惕的气氛。

“人鱼已经逝去了,但是不死鸟还活着。”
“所以他还要继续下去,直到火焰烧却他的名字,生命,存在,化为泡影,他都要不断继续下去。”

“为了她。”

————————

9:37分,执事和其他协助人员拦下了那位副将的车,把他的副官和他一起解决了。

“我会做你的副官,皇帝。”娼馆的酒保把那套带着铁十字勋章的军服递给他,“一切小心。”

9:57分,驱车到集中营视察,成功从门卫处通过。

要去见博士,要去看毒气实验,集中营里向外看的眼睛,充满了麻木和绝望。

哪怕是再冷血的人,都会感到极度的愤怒和悲伤。

端着脸上的傲慢和轻蔑,冲着那边的军官行礼。

“上午好,中士。”

他身后穿着白外套的实验员之中,小丑就在潜伏那里。

—————— 
还差个结尾但是我要去忙了
解释:
“为了她。”意思是为了祖国
fine特工团是某北方国家的特工。
是某段鲜血淋漓的日子的背景。

『人鱼已经逝去了。』
人鱼是一些特工先辈,他们被逮捕了死掉了。

『铁十字』
某时代某国的勋章……和某旗帜一样具有代表性。

『楼上的红星星』

现在已经看不见了因为拆除了
阵营也变了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