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旅人

某一人   某一日

人们在传扬呀。
【看啊,美丽的神殿,不朽的信仰。】
【这是我们的国家,由我们支配的土壤。】
不朽的高塔,百尺高墙——

他醒了,从一片寂静里。
征途上有人在哭泣。

——于是他走过去。

"你在做什么?"
他吓得女战士绷直了腰杆,仓皇的回过头来。

"你在哭,你在犹豫。"
他向前一步。
"我听见你内心的挣扎了——你要为此止步吗?"
"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如果想要停下,我们也一定不会强求你,这路上十分危险,十分痛苦——比开国更痛苦,比屠杀更残酷,你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救不了,还有不能救。"

这话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是给谁听的。

"玛格丽特,你看着我,"他语气轻轻的,"你后悔了吗?"

"……我不后悔。"女战士狠狠擦去了眼前的水雾,"我的神比我重要千万倍,我的意志要比盾牌坚定千万倍。"

"那如果我问你,你眼前有一个备受折磨,被排斥,被残害的混血,还有一个被期待,被祝福,被怜爱的人,你要抛弃哪一个?"

"我不知道,神父。"
"我是个粗人,我也不懂什么是取舍,我只会照单全收,把那些我够得着的人尽力拉过来。"
"救人是太圣洁的事情,我也只能拉住他们奔向深渊的脚步,而救不了灵魂。"

她垂着头看着手上的茧子,那上面似乎还有血滑过的滚烫的感觉。

她握住手。

"我只为主而活。"

英智看着她没说话。

——她的灵魂闪着正直的光芒。

————————
森林的潘,火焰的阿斯塔罗斯,海洋的温蒂尼。

曾被剥落的秩序和规则,被用作强权特权的规则,在齿轮的转动之下,慢慢的,终将成为历史。

魔法女神看着她脚下的人。

"孩子,你的母亲用了生命换来生命。"
"你来这里,带着造物,想向我讨要什么呢?"

如夜幕一般的,漫无边际的裙摆,看不清边际的信仰手里握着启明星的手杖。

她象征魔法本身。

在这个魔法塔,宗窥探到了这位女士的一个梦境。

"我——"

——————tbc——————

评论 ( 2 )
热度 ( 7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