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Garnet

追忆涉卡面★天使英卡面
————————
那大概是五世纪初的时候。

魔术师发觉这世上没什么可留恋得了。

于是他到那钟楼上去了,在半夜,在没有人的时候,在塔尖上站了一夜。
并不是说想要结束,只是站的太低了,只是看不到爱与美了。
这比晚间的冷风来的更加令人伤感。

风会吹过整片森林,拂过整片麦田,带着讯息离开的悄声无息,会掩藏该表达的感情,让你的眉眼里只剩下一腔冷漠的哀愁。

他张开手,直觉的想呐喊些什么,但又放弃了。
——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宣泄的。

被邀请了,拿出邀请函,上面只说是地下的拍卖行里放着不传世的秘宝。

这般的年月里哪有那么多秘宝。
他想,但他依旧收拾了行装。
不探求就不拥有,不钻研就不明悟。
保持贪婪,才拥有一切。

『哦哦,亲爱的先生,我们保证让您不虚此行!』分发了假面和身份标识,拍卖师嘴甜的像是抹了蜜,『尽情的享受吧,这次的宝物可不是一般货色!』
"是什么呢?"旁的贵妇人抱怨着带上面具,"听说也不过是宠物一类的。"

『才不是哦,』他压低了声音像是怕惊扰了谁似的,『这可是昂贵的金丝雀呢!』

昏暗的走廊,泛黄的灯光,地下的特有的土腥味里藏着这个会场。
漂亮的金丝笼子里隐隐若现的,是漆黑的人影。
人群小声议论着,但无论是哪种高贵的客人想要凑上前,都会被工作人员请下去。

这似乎是打定了注意要等开拍了。

人们的议论声哪怕拍卖师上台也没停下。
拍卖师满意的看着这样的景象,很明显,大家的胃口都被吊起来了,于是他揭开了笼上的纱。
——一切都停下来了,连同议论和休整,都看着暴露在灯光里的,昂贵的鸟雀。

『我们费劲了千辛万苦!』拍卖师走上前,『去捉来上帝的鸟雀!』
『哪怕是得了不治之症,只要你碰得到它的羽毛,就能治愈你!』
『哪怕是天大的痛苦,只要你能听见它的歌声,就能使你一展笑颜!』

人群躁动起来,人声鼎沸。

『但是,』拍卖师指着里面的人形,『美丽伴随着危险,就如同荆棘常与花朵并生!』
『如果他不认同你,哪怕是对视都会带来厄运,哪怕是触碰都会招致不幸,殴打会带来血的教训,不恭敬要承受神的怒火。』

人群的狂热安静下来了。
日日树打量着笼里的金丝雀。

倏地,他也回过头看来了。
底下的贵族惊呼着错开了眼,穿着鲸骨束腰的贵族女人甚至惨白着脸说了几句哈利路亚。

那边的拍卖师叫了价『起拍价——30万』
跟价并没有多么激烈。
没人愿意把那么危险的小鸟放在身边。
日日树觉得那人并没有那么凶猛。
他的眼睛里有智慧。他想,他看过来时也没有什么恐吓。

"当报以尊重,便能换取尊重。"
他不得不说,哪怕这只是普通人,哪怕只是噱头,他依旧为那双眼睛里深藏的情绪打动了。

那眼里有自由,有温柔。
只此也足以证明他并不是一只鸟雀了。
几次竞价,他以一个不太过分价格买下了他。

"就当是救人一命吧。"他想,笼子被他搬到阳台边上,他将锁打开,门拉开。

"你随时可以离开。"
鸟雀坐在笼里柔软的靠垫上看着他。"你不好奇我是什么吗?"
"好奇,但是无论是什么,都不应该给人关在笼子里观赏。"他坐下来,顺便给他拿了一身换洗衣服。

"你真有趣,"金丝雀蜷成一团,窝进了枕头里,"晚安。"
"你要一床被子吗?"
"为什么要被子呢?"
"因为夜里很冷,会生病的。"
"天使有羽毛,有翅膀,我们不生病,"他支着下巴看着涉,"我看见你在协议上签的名字是涉。"
"嗯,是啊。"
"要叫我英智啊,"他笑着,"我才不是什么金丝雀呢。"

"你真的给他们带来厄运了吗?"
"谁知道呢?"

后来的很多天里,日日树涉知道了英智被抓以来的所有丰功伟绩。
也习惯于和一个娇贵的天使每天下午两点喝一杯红茶,也习惯半夜三更的时候,挤进被子里的一大团。
『我怕冷。』天使将一个蹩脚的借口说了很多遍。
但欣慰的是每次都有用是了。

魔术师的生活正因为某一个变数的出现而变得精彩起来。
——————————
生活还是日常的老样子,但是有了一点不同。
从集市里出来,为自己买点心的同时,总是会为英智买一些肉排,会为他买些布料做衣服——英智也似乎的确不同于常人,自从洗澡时翅膀浸了水之后,他明确表示要把翅膀收起来。
"这也是可以的吗?"
"只是不习惯,但并不是说腿只是装饰品。"

收起翅膀的英智就是个年轻人的样子。
——————
他上楼的时候,正听见楼下传来呵斥的声音。
"那是在做什么呢?"英智问。
楼下的房东对自己的大儿子经常打骂。
"楼下的房东脾气可不大好,"涉看着斜下方的阳台,"每次那个孩子哭了,我也就只能等他出来的时候,给他变几个魔术解解闷罢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英智,天堂上会有责骂吗?"
"怎么会没有呢?"英智端着茶杯拢了下被风吹起的头发,"比这里严格啊。"
"会被打?"
"会受刑。"英智摇摇头,"其实都一样,无非都是受得起又无伤大雅的事情。"
楼下的孩子跑出来的时候,抬起头和英智和涉打了个照面。
"想听听我们那边的民歌吗?"
"可以吗?"
"如果能安慰你,和那个小客人的话。"

有如天籁。
涉捕捉到了,藏进眼里的,在对视里映照的情绪。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
———————
静悄悄的日子飞快的流淌。

他丢掉了那个鸟笼,换了张大床,放上柔软的枕头和厚实的被子。

英智晚上会跪在床边祈祷,他也铺上了地毯。

"你不离开吗?"涉有一天和他一起站在窗边,天上的北极星亮的抛出十字形的四角。
"我要锁住某人呀!"他说。
"不是被锁住了吗?"
"不是哦。"温和的天使声音轻轻的,"我呀,很羡慕你。"
"能够去爱的热烈,欢悦,去追求,去追赶——"他的声音压的很低,"我的涉,"
"如果你究其根本,非要一个理由,那么我会说,"
"我喜欢和你一起早上醒来时一起享用早餐,会喜欢等你回来时,为我带的一束花,一份肉排,一匹衬我的布料。"
"我想要和你一起继续走下去,去分享你的快乐,和你分享我的喜悦,一起等伊甸的玫瑰绽放,而我们将聆听圣钟敲响,要去那奶与蜜之地,去看看沙漠里的鲜花。"

额头相贴,微冷,天使的体温比人略低一些,十指相扣里,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这眼里映衬的,并非是怜悯或是排斥。

"用灵魂同许下这份诺言。"

————
这只是圣经记载的小城市里众多的一座。
没圣人,很平凡。
这座城的传说有很多。

有个人受了天使的考验,最后到天国去了。
这是代表了忠贞的故事,又和特产石榴石相挂钩。
这故事传的很广,被写进了导游小册子。

后人们杜撰了石榴石的故事,把代表忠诚的石榴石也写进这个故事了。

只是怎么可考呢?

这是毕了业又没开学的长假,约上朋友,来这里走走看看。
三年级的毕业旅行人来的很齐。

"涉,在想什么呢?"一顶帽子扣在涉头上,皇帝大人打着伞,走到他眼前。

"啊啊,"他笑着,"只是有个有趣的传说,要是能真的看到就好了呢。"
"说的是。"英智了然的笑笑,"这可是这里著名的故事呢。"

——也许谁都不记得了,但是这座城记得,那风记得,那伊甸记得。

——那是个魔术师和天使的故事。

——————fin————

一脑子胡思乱想,半小时打字方张(
呀,暂时就这样吧(趴)

评论 ( 4 )
热度 ( 77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