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旅人

“看哪,那玫瑰与蛇。”

————————————

颠倒之城,无尽的金银与美人,奴仆和将士,他们只属于一个人,遥远而强大的那位神明。

倾泻在王城的喷水池里的,是下层人这辈子也想不到的金银财宝,翻腾的金币发出泉水比不了的叮当声,龙被锁在门口,那些高傲强大的生命在此地心悦诚服的守着尽头的神殿。

他是创世神二分之一的力量和智慧,全知全能者。

这样的人本该是锦衣玉食养在众人的顶礼膜拜里吧。

————————

“啊,汤味道很好。”火堆旁,接过兽人猎手做好的番茄汤,穿着只有恶魔领主才能穿的高级礼服,朔间零随意的坐在地上,他轻轻喝了一口——和火山附近的食物不一样,这样多汁的果实,一定来自于更加温和安定的地方。

他喜欢这种味道,朴实的,并非被香辛料堆砌的美轮美奂的像假话似的。

红色的果实小巧漂亮,他看着猎手一把抓过口袋,把番茄放进去,塞进了用来放行李的小背包里。

“哦,人类的东西。”

青年一派老成,他饶有兴致的盯着那个不起眼的腰包,“明明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依旧好好生活着吗?”

“啊,是啊,活的好好的,”兽人烦躁的挠了挠头,“没有夹在尤利西斯的教廷和那群精灵之间,虽然乱了点可是好的不行。”

那双金色的眼睛是兽人才有的野性和审视,“混蛋,你还想跟我多久?你知不知道在这边赏金任务很少,我们的钱已经很紧张了!”

朔间零咧嘴冲他笑。

他说『我们』。

这些痕迹表示他毕竟是个初出茅庐的猎手,而不是老谋深算的猎人。

“明天我们一起到主城里去,”兽人踏灭了篝火,“先赚点钱才行呢。”

“唔,狗狗,你要找魔王吗?”朔间看着他,想起他们见面之后的路线,他们向城里不断前进着。

“我的部族是优秀的战士——狼人都是高贵的战士。”他说了一半,又抬高了声音重申了一遍,“王城里的陛下希望我们能够加入扩张的队伍……很遗憾,我们绝不答应。”他呲出尖尖的犬齿,那双手,那双利爪,轻而易举的在两人合抱那么粗的树干上,留下深深的抓痕。“不管那位究竟是不是神,统治谁,有多少财富,除了吾父,这万物都要敬仰的创世神,无论是谁也不要妄想做我们的缰绳。”

“那不是魔王会做的事情,”第三百八十次重申,朔间零捏着他的下巴把他拉过来揉他的耳朵,“我从没有过那样的命令。”

挣扎的兽人惊悚的看着他,露出炸起毛的尾巴。

“我们也有血有肉啊,”那双红色的眼睛里是平等的对待万事万物的波澜不惊,却也藏着并不明显的无奈,“你看,他们说魔族有八双眼睛七双耳朵——我有吗?那些无非是没有见识的有偏见的人用来欺骗别人的谎言。”

“是别人擅自宣扬了神的全知全能,可那些都是有一定界限的,你们提前认为了魔王的形象,可是他就不是这样,难道正因为你们信奉他,他就要为了你们改变吗?那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感情波动,兽人甚至感受得到四周本就浓郁的能量似乎更加躁动。

“魔王怎么是你这样的呢——”尾巴因为他的心烦意乱而左右摇摆。

“狼也会摇尾巴吗?”

“不!”猎手恶狠狠的把尾巴拍在地上,“闭嘴吃你的饭吧!”

————————

老实说,魔族的城镇也和别处没什么不一样。

小小的村庄,田野,围栏里的牲畜悠闲地吃着草。

风车上爬着美好的藤蔓植物——是风磨坊,却美丽多了。

“我很难想见这就是人们痛恨的魔族生活的地方。”

诗人甚至能听到远处田里孩子们抓着形状奇特的生物嬉笑打闹的笑声。

“这根本不是穷凶极恶的人会有的生活。”

同样怔愣的还有同行的信仰。

看哪,看哪,那远方的牧场,城邦,朴实的圆花碎布也普通的穿在他们身上。

他们并不茹毛饮血,他们并不弑杀同胞。

“难以置信。”

他们除去诧异还有一丝犹豫。

如果真是这样,那是不是把战火烧到这边同样是错误的呢?

——————tbc

评论 ( 1 )
热度 ( 6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