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香槟与威士忌

来了
享用愉快!
————————

         灯火辉煌。
        满天的璀璨是头上的灯光,宝马香车,美人如画。

         举一杯香槟吧。

         Perrier—jouet的优雅并不肤浅的只停留在价位上,更在人们的品味和身份上,每一个动作都务必优雅得体,每一次举杯都风流妩媚。
        举杯吧,在灯火辉煌的此刻,看那细腻优雅的气泡映出的香槟色世界。
       
        优雅,而不真切。

————————
        保持微笑,向等待已久的淑女伸出手,滑入舞池,华尔兹,依旧在宴会上体现身份。
        英智想起某一年的某一人的某句话来。
        ——"有机会一起去KTV吧。"
       他笑容有些淡淡的,垂了眼掩饰脸上的些许落寞,拥着舞伴旋转。

       "或许吧。"

————————
       多多良头一次来梦之咲。
       老实说对于教一群同龄人交际舞他或多或少有些紧张,但等真正见到面的时候就好很多了。
       可爱的一年生,恭敬的二年生,优雅的三年生和奇特的三年生。
       并不是那种非常不听人话的人。

        "那么各位,请到舞蹈教室来。"他因此松了口气,微笑道。
        ……
       "交际舞好难!"虽然桃李这么说着,但还是努力练习着,与桃李一起练习的英智拉着他,提示他的动作。
        突然,英智猛的借一个动作拉开距离——桃李的脚正落在他刚站的地方,又不动声色的继续舞步。
        "桃李,肩部放松,不要绷着脸,微笑。"英智拉着他转了一圈,"来,向右边跨一步——非常好。"
       与此同时,弓弦和涉这边两个人虽然都保持微笑,却意外令人有种剑拔弩张的感觉。
       可两方都能够完整的跳完舞曲。
       多多良点点头。
       两方的引导者都足够技艺高超。

       等交换舞伴,好容易变得熟悉的舞步又变得让人发愁起来。
        英智和涉对视片刻,涉微笑着行了一礼,"那么陛下,您希望跳男步还是女步呢?"
        "女步吧。"
        涉挑起眉来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
        "因为是涉。"看着那个表情,英智弯起眼睛,搭上涉伸出的手。
        翩翩起舞,保持笑容,旋转,直视对方的双眸。
       在场的多多良甚至听得到悠扬的舞曲从钢琴中倾泻。
        天作之合,他脑中想到了这么一个并不怎么合适的词来,摇摇头把它从脑中清除。
        这么想着实失礼了。他抱歉的想着,只是看着两人的舞步,宛如一体,优雅而不做作。
         近看,可就不像多多良看到的那么优雅了。
         涉和英智在小声聊天。
          "果然陛下很擅长跳舞。"涉感叹着,拉着英智的手完成一次盘旋截步。
           "也不是所有的都擅长,只是交际舞是统治阶级本就该掌握的而已。"英智借力完成一次旋转,"比起交际舞和舞会……"他停了一下,"我更好奇外面的舞厅是什么样子的。"
         "贵族的好奇心★"涉哈哈的笑着,"那么定一天吧!"
        "那一起去舞厅体验一下吧!"
        抬起头,腰被搂住,被涉牵引着,逼近,看见对方调皮的眨眨眼,才发现自己的手被拉过去,身体后倾,两人挨得极近。
        "周六我去接你。"精致的薄唇在他眼前一开一合,说出了时期。
————————
        英智有那么一点点心跳加快。

         打开衣柜。
         嗯、是西装呢,礼服呢,还是普通的半袖衬衫呢?
         英智陷进了一点点无措之中。
   
          涉早早就来了,将平日里散开的头发编成复杂的花样,穿了平日里从未见过的,显得成熟的衣服。漂亮的衬衫打开几个纽扣,几缕头发搭在脖颈上,显得慵懒,但配上那挺拔的身姿,又显得十分清爽漂亮。
        "穿那么高级的西装可不行啊。"看着英智十分正式的穿了低调却正式的西装,涉摇摇头,"来吧陛下,还有的是时间,让我为您稍作调整吧。"
将平日里梳的整齐的头发挽到耳后,带上从未穿过的饰品,再换上不熟悉的叛逆的夹克。
        镜子里的自己和优雅的天祥院英智相差甚远。
但是直到下午六点左右,才一起去了城市中心的一个舞厅里。
          里面的灯光已经亮了。
          因为是假日,人满为患,乐队在现场带动气氛,灯光明灭,在这拥挤又飘着人们喧腾欢呼的地方,远离香槟色的繁华,在细腻的啤酒泡里,绽放着另一种活力。
        但两人还是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订了个隔间。
      
       "客人要不要试试我们的当红饮品?"侍者带他们来到座位,礼貌的询问。
       "当然,麻烦了。"和涉对视,看他点了头,于是回复到。
        漂亮的浅金色液体在灯光里就像是能发光似的。
        酒味很浓,轻轻抿点,醇厚又辛辣的味道里甚至还能若有若无的带着朗姆酒的清甜。
        "这酒叫什么?"
        "叫『夜场』,"涉笑起来,看着英智因为酒而有些发红的脸,"别喝了,尝一尝就够了。"

        真的是人满为患呐,远离了应酬,尽情舞蹈。
        涉向他伸出手。

        "仅此一天,做个半夜回家的坏孩子吧。"本就端正漂亮的脸在彩色的灯下如此精致,看着他,"只今天,只做英智吧。"

        回答他的是天祥院英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回握涉的手,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
        半醉的人眼中大多是旋转闪烁的灯光。

        耳边是喧哗,鼻尖是酒香。
       
        日日树涉拉着英智轻轻坐回席位上,迷离的眼,酡红的脸,搂着他的脖子。

        "您是否愿意与我共舞呢?"涉将他的手抓住,轻轻一吻,在阴影中,蓝色的眼睛像是粼粼的水面一般温驯可人。

         "嘘。"

          也不知是真醉与否,皇帝殿下印上了思慕已久的薄唇。

         ——威士忌的酒香迷人的厉害。

——————end——————

评论
热度 ( 33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