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旅人

二十    潘

       可怕。
       斯蒂文看着被狰狞藤蔓包围,却依旧毫发无伤的男人,暗暗惊叹着。
        越来越多的精灵被可怖的攻势弄得遍体鳞伤,甚至就在他身边不远处,一个弓手被大蟒吞食了。

        就连一点声音也没来得及发出来。

        身旁的玛格丽特冲过来挡住了面前魔族的攻势,“你在愣什么!”她喊着,“动起来啊!”

        细剑在那只修长的手中显得格外优雅,但就是这看似轻飘飘的一击,竟然将修女整个挑飞出去。

        “祈祷吧,”他看见那人欺上前来,冰冷的剑刃直直向着他的脖子刺来,“在生命消逝之前。”

        主啊——

        远处的英智眼神一凝,他的脖子多出一道伤痕。

————————————

       越来越多的,魔族的士兵从城墙上爬过来,用他们擅长的蛮力杀死了肉体虚弱的守兵。
      日日树涉唱完了所有的歌,他的声音嘶哑了,但是依旧飞速的咏唱。
      天祥院英智一次又一次的加持,一次又一次的清扫魔物——因为他的攻击最有效,他甚至咳出了血。
       可是人远远不够啊!
       可是战士实在是太少了呀!

       ——最外层的战线宣告破灭。

       ——外城宣布失守。

      只依靠藤蔓植物的力量已经无法拯救这里了。

       妖精从敬人肩上爬起来,这是他们的家啊。
      这是他们生活了千千万万年,也将一直守护的家园哪。

       他看着眼中泛着红丝,露出一半树木形态的敬人。

       ——在继续下去,恐怕他会真的变成一棵树吧。
       变成一棵不会思考,无法交流的树吧。
    
       妖精的脸上露出十分悲伤的笑容。
       他不想这样。

       若是只有一个阿芙娜,妖精一个人足以面对她,足以保护所有她在意的,爱的,想要保护的。
       可是阿斯塔罗斯也在。
       阿斯塔罗斯只听魔王的号令。

        她——哪怕再加上温蒂尼,也不过是勉强和阿斯塔罗斯打个平手而已。
       ——但早就没有机会了。
       【温蒂尼在琴声里。】
       只记得某一天,父亲如是说,之后便再找不到温蒂尼。

       “敬人,”她讲。
       “你说。”将又一批魔族扫下城墙,他迅速回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如果有一天,你会想要去试试旅行吗?”
       “或许吧,不过我的身躯在这里,我离不开这里。”
       “不会的。”妖精说,“请停下来。”

       “阿斯塔罗斯,温蒂尼……恐怕我这辈子也做不到袖手旁观——”妖精站起来,有蝴蝶和飞鸟托起她,“——”

        “妖精小姐!”敬人伸出手想要够住她,可是他已经抬不起手了——巨大的树枝无法依靠现在的关节移动。

       “父啊!伟大的父啊!
        是您给了我生命,请让我用它做一些比活着更加重要的事情!”

        “你要做什么!”敬人惊讶的发现周围的植物暴动起来,再也不听号令,这暴动的力量,让他越发不安起来,“妖精小姐!”

         “来啊,我将生命交于您,将力量化为这世界里不停止的,每一次枯荣!”
          “将我的形体摧毁吧,直至我变回原本的样子,请让我的友人得以行走于无边的山河大地!”
         “致我的岁月,我的灵魂,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了!这即将枯朽的生命将会再次焕发生命,这健康的生命会化为不尽的生长和怒火。”
          “请容许我,违背对您的承诺,以我的真名向您立誓——”
        “潘,我是潘——”

         妖精的身形迅速生长,树根扭动着,飞出的光点飞到植物身上,一时间树木生长,一团光轻轻飞向敬人,融入到他的身体里去。

         若说以前砍断他的脑袋,你也只会看到一圈又一圈的年轮,然后他也就再长一个脑袋罢了。

         那光点飞进他身体的瞬间,他听到了心跳声。
        从那具木头的身体里传出来,他甚至感受得到用脚站在地上,而不是扎根在地里的感受,感受得到身体里的循环开始变得不同,他听见一个声音。
         “敬人,请最后一次,为我带上花环吧。”
      
         树干中走来的可不是娇小可人的妖精小姐。
         那是创世神手下的三位精灵之一,宛若木雕,长着羊角,有四只蹄子的巨大守卫。
          她已经再也不会思考了,右手执着长矛,背着弓和箭,左手拿着圆盾。
          木雕一般,精美的巧夺天工。

          敬人知道,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已再不会露出半点神采。

          高大的守卫守护森林,哪怕对面的敌人再多,也不会在暴怒的整片森林里得到半点好处。
          阿斯塔罗斯看着远处的对象,怔怔的,“不,不会的……”
         “他不会的!阿芙娜!阿芙娜!阿芙娜!”他痛苦的,眼里掉下大颗的眼泪,那眼泪蒙住了他的视线,却不能蒙蔽他的感官。
        “潘!!!”

         这世界之中,只有几个人能够靠近他,一位父亲,三位父亲的孩子,还有——
          他唯一的潘和温蒂尼。

          “啊!!!!!”

           守卫从他身旁过去,执行着他的任务。

           ——肃清敌人。
          那长矛插进羽风薰半步开外的地里。

          “别说,阿芙娜说的真准——”他跳上长矛,向着守卫的胳膊上跑去,从怀里拿出一枚水晶形状的东西。
         
          是什么?
         骑士偏过头,于是只是被刺中了皮肉,紧接着就是这高大的守卫,脑中警铃大作。
          阿斯塔罗斯看着那水晶如箭一般冲过来。
       
          出发之前,阿芙娜曾经告诉他,将为了一个小目标,需要他的力量。

         于是他将自己的火焰给了她一朵。

         那时候她笑了,怎么说来着?

         对了,她说,
        “要记得说再见哦。”

————————tbc——————
第一更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