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旅人

苏生

 

“早安,宗,请醒一醒。”

 

人偶师听见那个柔和的女声轻轻道。他回头,那个始终端庄漂亮的,他的家人,微笑着看着他。

 

然后化为碎片,瓷片噼噼啪啪的剥落倒在地上。

 

“——!”

 

这下他全然醒来了,但是动不了,最多只是错错眼珠罢了。

 

身体有极度的不协调,与曾经虽然油尽灯枯却依旧青春健康的状态不一样,现在的身体,近乎一片死寂。

 

对,死寂。

 

快动起来啊——!

 

他费力的感受身体,终于,抬起了手来。

 

——啊啊。

 

那是人偶的手。

 

他几乎发不出声音,却已经心碎的无声尖叫着。

 

他是用着魔力才动起来的。

 

“玛多......”他艰难的转身,他的手提箱在不远处的岩石上,他拂下了什么东西,掉到了他眼前。

 

小小的,可以像平时那样抱在怀里的,玛多莫赛尔。

 

他试图驱动她,可是不可以,核心已经感受不到了。

 

倒在地上,无声无息,沾了土也不会站起来自己拍拍灰尘,就与那些凡物一样了。

 

“不、不、不、不!”

 

他将她捧起来,面色骇然。

 

不舍,不舍。

 

真正重要的东西只有失去了才会令人惊恐万分,人偶师脑中闪过很多情绪,屈辱,愤怒,怨恨,惶恐......最后化成一股悲怆的孤独。

 

“玛多莫赛尔、玛多莫赛尔......”

 

他念着人偶的名字,但是一滴眼泪都留不出来了。

 

被留下的、孤独的永生者始知何为不舍。

 

他抱起人偶,将她的头发拢好,将衣服弄干净,每一个褶皱都被细细抚平。

 

他提着手提箱,就像他们每一次出行那样。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玛多莫赛尔,”他摇摇晃晃的走出山洞去,“我会再次将你接回来......直到我看见你再次展露笑颜.....玛多。”

————————————————

“法师走在荒野,从神殿逃离,去寻找呼唤公主的咒语。”

 

某个温和漂亮的青年拿着玻璃的眼珠,在光下比了比,装在人偶上。

他背后是巨大的钟楼,面前是人形的荆棘。

那是一首离奇的,悲哀的,却又充满希望,饱含期待的小调。

 

“他要走过那闪着银光的清冽的溪水,

 去求一个奇迹;

 他要去往最隐秘的城市探访,

 要去海洋之下,问那博学的老者:

 哪里的齿轮能带动身躯

 哪里的宝石能代替核心

 哪里的布料能装点她的睡颜,

 

 他必须学会爱人,才有资格被爱,

 他需要先经受考验,鞭笞身上的恶习和依赖

 终有一天、终有一天、”

 

他放下那个修了一半的零件。

 

“那公主终会醒来,

 魔法师会明白不舍。”

 

“父亲,下午茶时间到了。”门口的荆棘敲了敲门。

 

“这就来。”

 

他应了声,看着窗外远处的神殿顶部的明光。

 

“我的不舍是牵绊,你又让我如何结束试炼呢?”

 

克洛诺斯闭上眼,静坐着。

 

“算了,换个壳子去喝茶吧。”他打开衣柜。

 

“换个女身换换心情。”

 


评论
热度 ( 11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