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旅人

章十八      战争序曲
   
         美丽的女人端坐在椅子上。
         她美丽的棕色头发轻轻披在肩上,旁边生有骨翼的魅魔女仆谦卑的垂着眼,为她送上早茶。
        干净沉静的面庞未施粉黛,看上去就像是主身边最为纯洁的修女一样。
        但她眼角的风情出卖了她。
        阿芙娜,她的名字是阿芙娜。
         “我的金丝雀,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吗?”她摇晃着酒杯,看着匆匆前来却迟迟不说话的下属。
        “令您失望了,大人。”长着魔族的红瞳,却长着海民的鳞片,这个怪物——斥候跪下来,“您的仆人,该死的、他被杀死了,情报表示他已经供出了我们的计划。”
         可怜的斥候,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她,只是将头压的更低了。
          “我很失望,但是你没有犯错,所以我会宽恕你。”她走过来,脚步声让人心头发颤。
         ——她扳住了她下属的右手,将它扭了下来。

         “——”嘶嘶的念咒,她将这只胳膊按在了自己被剁下的手臂断口上。
           “哼,还是不行。”她看着那只手慢慢能动了,又很快像是其他次实验一般迅速枯萎下去。
        “还是低估他了。”她将那胳膊撕下来丢在地上,“毕竟是神、哪怕有所顾忌也有的是后手。”
        恨意,嫉妒,一切能让人联系到罪恶的扭曲神色被杂糅在这张脸上甚至让人难以置信。
         “滚吧。”她厌恶的坐回椅子上,下面的斥候颤抖着退了下去。
         “颠倒之城那边怎么样?”她看向一旁低眉顺眼的魅魔,“——魔王的消息怎么样?”
         “请放心,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魅魔的笑容似乎有些得意,“您的计划很成功,在那种地方,用那种阵法,哪怕是再伟大的神明,若是不全副武装也一定会跌个跟头吧,我的主人,伟大的阿芙娜!”她甚至有些颤抖了,“让我看看,您已经御统了魔国的二分之一,剩下的虽然掌握在朔间的旧部手中,但因为他一直尚未醒来,也已经有人开始动摇了,——已经不会远了!您将会成为新的神明统御世界!”
        阿芙娜什么都没说。
        “那位贤者想要向我们挑衅呢,”魅魔煽风点火的附耳过去,“谁不知道精灵之乡的人都是不谙世事的土包子,——他不能如此傲慢!”尖尖的指尖长着利爪,指着地图上的精灵之乡,“您看,要怎么处理他们呢?”
       “杀光吧,这次的事情精灵王不方便帮我们,你让那些堕落的下等魔族去吧。”
       ——所谓下等魔族,就是被信仰所驱逐的,伤害信仰的人的后代,身上的烙印让他们的堕落顺理成章,但是在血统至上的魔国,他们也不过是下等中的下等罢了。
        “让那群垃圾去送死吗?”魅魔笑得甜美。
          “不,只是不想看到那群张口魔族荣誉,闭口魔族骄傲的傻子罢了。”满满的不屑,阿芙娜戴上了钢铁的右臂铠——用魔力和术式加持后勉强算得上是自己的肢体,“人类就要有人类的样子,就好像他们不是笑话似的。”
        “还有,”冰凉的铠甲力气很大,她掐住了魅魔的脖子,“别煽动我。”
        “请,请原谅我。”魅魔费力地说着,用爪子抓那只掐着她的手。
         “以及,我最不相信你这样满脑子都是自己利益的魔族。”
        魅魔的灵魂迅速脱离了身体试图逃走,但是被阿芙娜抓住了。
        然后她静静将它撕碎了。

        “你,”她看向门口另一个魅魔女仆,“传令下去,让下等魔族的先锋营带着骑兵一起攻下精灵之乡,可以不洗一切代价。”
         “至于贤者和妖精,交给我的骑士吧。”
          他拍了拍手,从他身后飞出一个小小的妖精来。
         魔国的妖精,司掌火焰。
         “真的是王让我来帮助你吗?”妖精挑剔的审视着她,“还有到底为什么要我去?”
         “你只需要稳固住那里的环境就好了。”阿芙娜不慌不忙,“别让植物攻击,也别让大地挪移。”
        “好吧。”

          阿芙娜笑的就像是个明媚的少女一样,“路上看见的也一个不留。”
——————TBC——————
活在设定里的零尼和颠倒之城终于迎来了春天(并没有)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