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旅人

章十七    霭

    
         “精灵贤者——”英智将小姑娘扶到椅子上,脱口而出。
        “是你认识的人吧?”涉看着外边的风景,倚在桌子上,“看你怀念的样子,他大概是不错的人。”
        “是个超可靠的人呢。”英智笑着,擦去小姑娘脸上的血迹,“比战友要更进一步、啊,也就是亲友吧。”

       不得不说,精灵的脚程就是比人要快,离开的士兵片刻的功夫就往回赶了。

       “这边请,先生们——啊,芙蕾雅交给我们照顾就好,贤者大人请您们过去。”士兵鞠了一躬,“请这边走。”
        英智似乎还想说点什么,被突然打断后,一边跟着走,一边不死心的对涉说:“讲个秘密,”
        “嗯?”看见英智招手,涉把耳朵凑了过去。
        “其实啊,他和我都不是很擅长战斗,所以啊,作为应该比人类更加敏捷的精灵,他反而更像个读多了书运动不好的普通人。”他眨眨眼,“他很好相处的,放轻松。”

       ——至少在看见那双严肃的茶金色眼睛之前,日日树涉觉得敬人还是很好相处的。

       “能让那边闹成这样,我只想得出你这么一个人来。”那双眼睛的主人收回目光,倒了两杯茶,放到了两人面前,“请坐吧,别拘谨,感谢你们的帮助。”
        “好久不见啦,敬人。”
        年轻的贤者打量着他,“看上去你也过得不错,”他稍稍向前倾,“来解释一下吧,为什么精灵王那边有了那么疯狂的举动。”

        “这恐怕是个无聊的故事,关于他们为什么要四处找我。”英智轻轻嗅着茶香,“嗯,好茶。”

       这是摆明了不想多说了。
       日日树看着杯中清澈的浅绿色茶汤,心里默默想着,然后他看见小小的人型生物悄悄钻出了门缝。
       “那是什么?”
       “什么?”贤者扶了扶眼镜,疑惑的看着他诧异的样子。
       “刚刚有个小不点人形生物跑出去了。”

       “妖精小姐?!”

       敬人头痛的揉了揉眉头,“有人跟你们一起来吗?”
       “对,是我的两个信徒。”
       “我只希望你的两个同伴不会介意她的顽皮。”敬人叹气,“原谅她吧,自从我要管理这里,就很少有人陪她聊天了。”

       “嘿!你们是谁?”
       玛格丽特在无人的等待席上听到了一个声音。
       她茫然的四处看看,但并没有发现声音的主人。
      “你在哪?”她问。
      “我在你的鞋子旁边,轻一点,别抬脚。”
      很奇妙的生物,头上佩着花,微笑着看着她。
      “您好,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吗?”玛格丽特经她同意,将她抱到了椅子上。
      “谢谢,我在找你的那个同伴。”妖精的小手比划着,“我很好奇,他是不是和我感应的一样。”
      “你指的是?”玛格丽特隐隐有了种预感,“他的身世,和这里的事件有关吗?”
      “也不能算是有关吧,这与他是无关的,但是他的父母,都必须对这件事负责。”
      “他们两个一定有一个是精灵。”

       妖精看见远处门口走进来的骑士,“你好!我正找你呢!”
       “怎么了,玛格丽特?”走过来的骑士没有看到被玛格丽特挡住的妖精。
       “不,不是我,”玛格丽特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是那位小姐找你。”
       “对,是我!”妖精朝他挥手,“你能不能坐过来?”
       “当然了。”
       妖精抓住了他的手,把一朵漂亮的大波斯菊递给他,“给,虽然这或许会冒犯你,但是每一个长大成人的精灵都要得到自己的花,这是属于你的花。”
        粉红的大波斯菊温柔的绽放着。
        斯蒂文有一点讶异,但还是小心翼翼的从妖精的手上接了下来。
        这是他头一次收到花,“谢谢,”他斟酌着用词,“并没有冒犯,你大可不必介意,只是为什么是这种大波斯菊呢?”
        “妖精能看到很多感情,”妖精看着他,“我看到你的信仰忠诚,但是你身处黑暗。”
       妖精抓着他的手,“高洁的,爽朗的,这是它的意思,也是我们对你的祝福。”
       “请坚定内心,意志力远比一切外力更加强大。”她跳下椅子,“骑士先生,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斯蒂文。”他也站起来,单膝跪下,尽可能平视她,“我的名字是斯蒂文。”
        “嗯,”她微笑着,“你现在幸福吗?”
        “是的,”他毫不迟疑的回答,“没什么比自由更加幸福。”
        “那边的小姐呢?”妖精又看着玛格丽特,“你的幸福是什么?”
        “谨遵主的旨意。”她微笑着,“我是他的战士,他的盾,我将用生命捍卫他的威严,执行他的神谕,这就是我的幸福。”
        妖精认真的看着她。
        她的心里的确是这么说的。

        “白鸢尾。”妖精看着她吐出了这么一个单词。
       “?”玛格丽特不太理解的看着她。
       “相信者的幸福。”从玛格丽特身边的地上长起了一枝白鸢尾。妖精继续道,“献给你,这是我的一个小祝福——祝温柔的你安康!”
       毫无预兆的,妖精用藤蔓捆住了玛格丽特身后的侍卫——并不是精灵的长相。
       “啧。”她拖着那个藤笼,只要里面的人一挣扎,尖刺就会刺进他的皮肤,“竟然都到这里了,敬人找你们好久了。”
        “我们可以一起过去吗?”
        “当然,”妖精让玛格丽特把自己抱了起来,“来吧,敬人他在会议室里。”
       ————————————————
       “最近的事件我也在调查,只是没想到会离得那么近,”敬人听日日树叙述事件,“是我疏忽了。”
       “不,我想您做的足够好了。”他看着桌子上一打一打的文件,“我们也是歪打正着,而且发现这些的其实是玛格丽特和斯蒂文——”
       还没说完,门就被打开了。
       “我进来啦——”
       “没给人家添麻烦吧……那是什么?”敬人看着后面的笼子狠狠皱了皱眉。
       “斥候哦!”妖精将牢笼收束的更紧了,“看来-城外的流浪者里也不全是难民。”

       “不太平啊——”
      ————————————————————
      “城外的那些流浪者都是怎么来的呢?”
      “有一部分愿意工作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让他们到城里或者安排他们去其他的城市工作了,剩下的有一部分是被遗弃的混血,譬如什么精灵和兽人的混血,海民和魔族的混血什么的——他们很多甚至不能适应这里的环境,但是我们会给救济粮,而大部分都不想工作——也许是绝望吧,总之就一直在那里了,还有些无赖,单纯就是游手好闲,想抢我们结果发现我们武力值很高,而这里自从人族小城不接纳他们之后,他们也就混在里边,捡软柿子拦路抢劫。”
       “身份很复杂呀……”日日树涉摸了摸下巴,“这连排查都很难。”

       “放出消息,”敬人对着下边的侍卫长说,“将我们捉到了阿芙娜的走狗的消息放出去,就说他为了活命什么都说了——我要看看他们还坐不坐得住。”
       锐利的眼睛漠然的看着笼中的人,英智和涉也走到他身边去,“ ‘伟大典籍的继承者’,你们是那么称呼敬人的吧?的确,你们的走向是对的,但是你们弄错了一点——敬人是因为博学闻名的,而不是因为他真的有什么伟大的典籍——亲身经历过创世的术式,甚至经历了如此久的时间,解析也差不多了,但那些都在他脑子里,而不是什么典籍。 ”
       “你要留着他的命吗?”敬人指了指笼子。
       “不。”
       “嗯,那我去处理了。”轻轻抬手,树笼就被封的严严实实,外面的卫兵将它拿了出去——从窗口向外看,它被烧毁,碾碎了。
       “多么可怕呢。”日日树感叹,“而这还只是战争的序曲罢了。”
        “孩子,还远不到撕破脸正面交锋的时候呢!”妖精收拾桌上的文件,“不过那个自私自利的女的……倒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但是他们不敢,和神明插手会被世界抵制不一样,我们都是世界上的孩子,我们都是创世神的造物,而这其中,我和妖精是最强的。”敬人冷静的分析,“这一下给他们看看,他们应该差不多知难而退了吧?”
      
        处刑的高台浓烟四散,谁都不会发现流浪者中少了那么一些人。
——————————TBC——————
      

评论
热度 ( 13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