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 Daily life

【从这一刻起,时光开始变得宁静悠长,从微冷的风里感受心跳和温度。颤动的眼睑,我希望你没看见,请夜色也一并收去我那泛红的双颊吧。
嘿,亲爱的,遥远的,我的挚爱,你的未来里有在你身边睡去的我吗?
                        ——from T.E     3.14】

        人一旦习惯了一份温暖,就很难再割舍下去了。

        尤其是心动过后。

        最近的天祥院很难精神集中,他常常走神,手上停下来,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笑春暖花开。
        “为什么没办法集中呢?”
        “因为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事。”
        “你恋爱了吧。”右手之人扫了他一眼,挑起半边的眉毛。
        “嗯……不是的。”这话让他想了想才说出口,“这感情比恋爱更加沉重一些。”
        “像是溺水一般沉重?”敬人推了推眼镜不赞同的问。
        “像是悲剧一般沉重。”
        “那你最好调整心态。”

         晚霞斜阳从窗外映在桌面上,给精美的瓷杯添了一层釉色。
         他端起茶杯,茶已经凉了,他只好放下,心烦意乱。

         〖爱使得赴死都变得从容,却使得生活都变得坎坷而落寞〗

        他想擦掉这句话,笑了笑,还是住笔留了下来。
         “爱长久而隽永,含蓄而热烈,它不可以一瞬,又亘古未变。”他打开窗子,看着不远处的白鸽眨眨眼。
        他想起不久前的演唱会,想起狮子,想起掌声,欢笑和闪着光的眼。

        他看见过去种种和未来和现实的交界线,铺陈在眼前,紫罗兰色的感情支持他,让他心安又熨贴。

        他和他的圈子只有那么一点点重叠,但就那么细水长流的一点点的日常,能让天祥院记上一辈子。

        “他生命中注定铺满璀璨的星光,而我将是那千万星光中不怎么起眼的一个。”他看着那个慢慢升起的热气球里面抛洒鲜花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拼命让自己发光发热。”

         亲爱的,我爱的魔术师,天祥院英智心想,你会看到那颗努力发亮的微不足道的星星吗?

————————

       人如流星。

       从平凡中冉冉升起,在辉煌中迎来终结,燃烧天赋,焚尽力量,在舞台上高歌起舞,在辉煌里,角色得到妥帖的结局。
        但是呢,在视线尽头,星星倒下了。
        我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睛里映不出我的面孔来。
        我被引颈受戮的天鹅的哀歌打动了。
        那些是新人们不知道的,我们还年轻的故事。
        梦之咲在夕阳下总是格外美,披着斜阳,牵着蓝色的地平线,渗进玫红的蓝色,慢慢渲染整片天幕,然后少了喧哗,多了柔情。

        站的越近,就越无法掩饰许多东西,但同时能够看到那些站的远就看不见的闪光点。
        那是可以用眼神传达的诉求,是他唇边勾了一半的笑,是他垂下头能够看到的倔强和坚韧。
        亲爱的皇帝比想象的还要认真和努力。
        亲爱的英智比见到的还要果决和坚强。
        “你在做什么呢!”也许是白鸽拍打翅膀时落下的羽毛,又或许是飘落的花瓣,亲爱的小公主发现了日日树涉。
        有一点点不想回答他。
        辽阔的星河刚刚露出一角,站的高,连同远处的窗户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他在看这边。
       这就已经让人开始幸福了。
       欢呼着,顺着风去向那个窗口,那人还没走,于是跳出热气球,在惊呼声中跃进窗口。
       这是多么近的距离呢?
       这是能直接感受到他胸腔里起伏的笑声的距离。

       然后笨拙而紧张的掩饰泛红的耳尖,用夜色挡住双颊。
       尊敬的陛下,亲爱的英智啊。
       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那是第一次,我从他眼里看到群星闪烁,在夜风里飘舞着的语言和笑声最后都归于无物,我只记得他看着我的那双眼,我牵住的那双手。夜色啊,请遮住我的脸,让他看不见我的羞涩。
嘿,亲爱的,我挚爱,你会一直看着我吗?
                       ——from  H.W    3.14】

————————————fin——————————
我要腿完我的肉了感觉(
亲友要高考了…… 我要祝福她,她一直很努力的
祝各位享用愉快!

评论
热度 ( 19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