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风流韵事

说好的生日贺文,但是今天才写、发晚了对不起>人<
享用愉快!祝亲爱的英三岁变成四岁了!
ooc有

        流星在空中划出微弱的美丽光芒。
        就仿佛是被点燃的花卉,又像是梦一样擦过记忆的边框。
        繁华的街景里,那个人回过头来冲着他笑。
      『涉——』
    
       纵使那张面孔在黑夜中看不得真切,但是那双眼、那双温和的,笑着的眼,在这动人的月色里显得像是漾了水,闪着微光。

        日日树涉看着那双眼,一贯的巧舌如簧竟不知为何无法施展。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几下。

        『月色真美』他说。

         这纯情的话引得那人轻笑,笑声顺着晚风吹过树林,在萤火点缀的夏夜里,朱红色的高大鸟居和那人身上带着金鱼纹样的浅蓝色浴衣,深深地映在涉的心里。
        真美——

        日日树涉从美人榻上直起身子,一旁服侍的秃①早已打扫完了房间,为他打来水,又是个早上了。
       他脑中还是混混沌沌的,也许是因为那个关于他过去的梦,夹起桌上的鎏金的,嵌这珐琅饰品的烟斗,轻轻的吸了一口。
       烟雾飘散成凌乱纷繁的形状。
      
       “要打开窗子吗?”那孩子问,毕竟关了一天的房间实在味道不是那么好闻。

        “当然了,谢谢,”日日树涉回过神来,将烟在水中熄了,“我先换个衣服。”
        “是。”

        这里是吉原,是个繁华的地方,是个纸醉金迷的地方,是个出售爱情的地方。
        可是对他而言不一样。
        这里是个隐藏行踪的地方,有好友零在这里开的高档酒楼,在这里,他假扮成只卖艺的忧郁的太夫大人。
        反而没什么质疑他的声音。
        至今除了深海——他的另一位朋友明面上是他可以登楼的“客人”,还有斋宫是差不多可以登楼的客人——三个人提起来都会哈哈大笑,就没有人能入得了这位美丽的太夫“千鹤”的眼了。
        ——可其实这只是盗贼团用来将战利品转移处理的地方罢了。

        这可是江户、可是有多少阴影里隐藏鲜血的江户。

        “真是不消停……”涉拉开纸门,从庭廊对面传来叫嚷声——大概是新入伙的大神又被零捉弄了吧。
         好整以暇的整理一下头发上的簪子,看了看手上的蔻丹,用口脂涂红嘴唇,他懒散的站起来,向着那边走去。
        “不过就是因为不消停才会有趣啊♬ ”

       其他的艺伎们早已坐在红色的勾栏里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美一些,日日树涉在门口向外看,手中夹着烟管,尽管没点——毕竟烟对于那些孩子来说不好,但还是拿着点东西比较安心哪。
         ——无论是刀还是匕首,拿着就让人放心。
         “零,我要出去逛逛!”他挥着手冲着正和狗狗调情的零喊,大神一下子爆红了脸,一把扇开了朔间不知道放在哪里的手,气冲冲的坐在了一边。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日日树涉保持脸上的微笑不变,内心怎么说还是有些尴尬的。
        他不再寻求回复,自行换上了平时的男装,从窗户翻了出去。 
  
        街上的艺伎带着客人说笑着买着一件件价格不菲的首饰,每一个笑容都是价值千金哪!

        日日树涉配着刀,穿着浪人的衣服,一副清爽的样子。
        在这纸醉金迷的长街,前面那个干净的身影真是太过格格不入了。
        没有华丽的袍子,没有佩刀,腰上是几本书,明明身材修长,却显得十分瘦弱。
        不修饰的美貌,不涉世的气质,不逢迎的气场。
        这样的人也是会来吉原的呢!
        日日树涉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人不小心被旁边的武士撞到,然后挣扎几下,摔在地上。
        “好巧啊?”他跑过去,捡起掉在地上的书,语带笑意,“许久不见了,英智。”
        那人猛的抬起头来,“涉?”

        还是个夏夜,还是我们两个人,还是这样满城烛火的夜景。
        天祥院英智看着涉的脸,看着那双含情的眼睛,调皮的微笑起来。“亲爱的太夫大人?”
        “……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吧。”日日树涉笑起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英智跟在轻车熟路的找到酒楼后门的涉身后,路过了零的书房。
        他正在算账,看到涉过去,又撇了一眼后面的英智,挑了挑眉,扬声道,“我会和外面那些人说你已经有客人了。”
        “谢了!下次我请你喝酒。”

        将秃都赶回自己的房间,拉上纸门,两个人并排坐在棉被旁的茶几边上,告诉了最近的情况。

       英智的父亲是个激    进    派,英智希望斗倒他然后让新政派上位,可以说义贼团接到的很多任务都是他发出的,涉是义贼团的干部,又是英智的熟人,自然有很多交涉都是两个人完成的。
         日日树涉有点小算盘。
         他们从十七岁就开始恋情,可是因为最近风声紧,已经很久没在一起办事了。
         另外……
         隔壁那个酒楼的花魁明摆着一双眼都黏在英智身上了。
        他和那个花魁的窗户还是对着的,整天整天糟心极了。
        日日树涉灌了自己一杯酒。
        他拿过英智的杯子,将里面的茶水喝了,也倒上了酒。
        “涉你这是怎么啦?”英智单手撑着脸,看着趴在桌子上一直盯着他的涉,好笑的戳着他的脸,“哎呀哎呀,你看看,你的脸都鼓起来了。”
        微凉的手指让他的脑子有点不清醒,白的晃眼的手腕和微微从领口里露出来的锁骨。
        美色醉人。
        “涉,”他正出神,面前的美人将手里的酒喝了,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我有个愿望。”
        “如果是你的愿望我都会实现哦!”
        英智似乎有些纠结,但更多是兴味,“嗯,我想看你女装。”
        “……”他还能说什么好呢?
        “可以,”涉的脑子火光电石间闪出一个念头,“我也有个要求,你愿意答应我吗?”
        “当然了。”英智眯起眼笑起来,“什么都可以哦。”
        “你也要穿。”
        “……什么?”
        日日树涉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我说啊,你也要和我一起穿女装。”
        “……”
        你看,这不是一下子就把自己绕进去了吗?

        躲在屏风后面,褪下衣物,换上红色的里衣,披上华丽的仕掛,日日树涉从屏风那一边走过来,他已经换好了衣服,看着英智笨手笨脚的系腰带,伸手环住了他的腰,接过了他手上的腰带,灵巧的绑成了一个华丽整齐的节,“系好了。”
        他回头看着涉。
        高高盘起的发髻,红色的唇,衣领压得很低,露出胸肌淡淡的轮廓和明显的锁骨。
        英智觉得可能是酒劲上来了,脸上发烫的将头扭了回来。

        “感觉怎么样?”涉看着他侧过的酡红的脸颊,咬住了他的耳朵。手轻轻向英智的衣领挪去——也许是因为英智要更瘦一些,现在这种他让英智坐在他腿上的位置让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胸前衣物留下的缝隙。
        好景色。
        日日树涉舔了舔他的耳朵。
        “肩膀有点冷……”英智打了个哆嗦,不知是因为耳朵还是因为冷,“……涉你在做什么?”
        他回过头看着涉,涉朱红的口脂勾出一个艳丽狡黠的弧度,印上了英智的唇,将其染成同样的正红色。
        “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吧♪”他解下了刚刚为英智系上的腰带,吹灭了床头的烛火。
       
        ——————我是正直的人♪怎么会写♪————
        又是个中午了。
        天祥院英智从被子里坐起来,有些恍惚,涉站在窗边抽着烟,那双魅惑的眼睛里还带着餍足,他眨眨眼,烟管在手上端着一股莫名的性感。“午安,亲爱的英智♪”他坐过来拢了拢英智耳畔的头发,“你看上去很有些感想可说。”

        英智看着他,视线不可控的向下看到了他脖子上的红痕和自己胸前的齿痕和口脂留下的红印。
        他猛的蒙住了自己的头。
   

        ——太刺激了。

      
       ————————————fin——————
没办法本来十号就该发出来的,但是因为很忙我现在才发
朋友吃我安利江口拓也唱的吉原哀歌啊
超级撩的,虽然我满脑子全是涉对英智OO××什么的
太刺激了
对不起因为太刺激了我决定不写出来那个车【太刺激了×10086】
这大概就是被自己脑洞刺激的无法冷静,肾上腺素加速分泌了吧【躺】
微笑:)
        ①秃就是见习的小孩子,不能正式登台工作,只能打打下手
        ②太夫不卖身,是艺伎,
            花魁卖身,是女昌女支
            这里涉他是太夫
        ③我对和服不太清楚,那个衣服真的我不太懂每一件叫什么
        ④好尴尬、一边在医院等着看病一边码那么羞耻的东西有时候还会一个人笑起来、、、好丢人໒(•́凸•̀)७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