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jewel

宝石之国paro
金珀 英(硬度2.0-2.5)
坦桑石 涉(硬度6-7)

“究竟是为何我们不断的争斗呢…… ”

只好孤零零的站在美丽的花园里,嗅着太阳的芬芳。
他是金珀,就注定只好留在美丽的柔软的面料里接受观赏。
他看着天空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变成生动的像是帕帕拉琪亚一样的玫红色,“多么美--”他说,又因为没有看路而失足摔在了地上。
金色的琥珀碎屑迸散飞溅,发出沉重的令人牙酸的响声。
他想要将自己的碎片收集起来,却因为那毁去的膝盖无法动弹。
这下子,糟糕了呢。
他苦笑着将凑近自己的碎片先小心拼在了腿上。
断面在阳光下折射醉人的光芒,带着些不可说的虔诚和信仰。
他是金珀,因此有如此光芒。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别乱动,我送你去医生那里。”来人是还提着长刀刚刚战斗回来的坦桑石,他脸上的涂装碎了半块,被他拿刀的手捏着。英智艰难的让自己挪了下身子对着他:“谢谢你,涉。”
“别客气,”涉将自己的头发甩在身后,将远处的碎片拾起,轻轻放在英智怀里,想了想,又把自己的那片碎片交给了他。
“拿好了,”他弯下腰,将英智打横抱起,声音里带着笑意,“可别松手把它掉下去啊。”

倚在坦桑石纤细的身上,看着因为秋天来临而深红的花园,英智抬起头,轻轻抚摸涉脸上的裂痕,“为什么要去不断的争斗呢?”
“为了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
“可是你受伤了。”
“但是这道伤让弓弦有时间去将桃李带回来。”涉看着怀里人金色的哀伤的眼,“我们没有失去他,不承担更大的悲伤,这就已经很让人快乐了。”
“也是呢……”英智闭上眼,“涉。”
“嗯,怎么了吗?”
“答应我千万别被带走了。”
“当然了——”他的尾音拉的很长,透着股不羁和帅气。
英智轻轻抚摸手中的坦桑石碎片。
——请把路再拉长一点吧,求你了。

治疗结束,经过修补,变回完好如初的样子,英智带着涉坐在花园里编花环。
“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涉顿了顿,“如果我被带走了,你会忘记我吗?”
“不会。”英智倚在靠背上,“我们几乎是同时被接回来的,我们对对方的记忆贯穿始终,我不会忘了你。”
“天色真暗啊,”涉凑近英智,“我找到了一本书,是人类的遗物,里面的人会将嘴对着嘴,说是表达爱意,为什么呢?”
“不明白呢……”英智思索片刻,抬头想要看涉,却看到坦桑石放大的脸。
力道掌握的极好,只是轻轻一碰就分开了,并没有碰碎他。
“表达爱意。”涉抓着英智的手,“虽然我也不明白吧。”
“人类真奇怪。”两个人像是幼稚的孩童一般为这件事下了定义。

“知道这世间有一个人爱你是多么幸福啊。”英智想。

终于到了冬天。
涉已经躺下来了,看他过来招招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英智小心的爬了过去。
“我们认识多久了?”涉打了个哈欠,用惺忪的睡眼看着他。
“大概有270年了。”英智盖好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一条极其柔软的飘忽的睡裙。
“英智你说,我们会不会在更早之前就已经认识了呢?我和你一见如故。”
“谁知道呢?”英智打了个更大的哈欠,“听上去很棒。”
涉看着英智的脸笑的甜蜜。
“我在第271个春天等你。”

——————fin——————
下周出于三次元的原因,停更一周,谢谢理解(鞠躬
桃李是粉色碧玺,弓弦是刚玉里的蓝色蓝宝石

今天去宝石市场了,淘石头时找到一块和涉头发很像的,可是店家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品种,只好自己留着把玩了

金珀还是我花了好多钱买的( ・᷄ὢ・᷅ )
但是带上真的挺显老的
不过那光泽是真的美啊
尤其是放在展台里的时候。

我终于补完了所有宝石之国漫画( ・᷄ὢ・᷅ )
可毒了ಠ_ರೃ那只珍珠的眼睛寓意太过不祥了
就像是明目张胆的宣告:老师,你孩子给我带坏了,出走了,拐了别人就跑了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