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蓝鸢尾

①这——————么甜的日常学院paro
②一个花语的小小的脑洞
③这是个撩人最后被反撩了的故事
然而我发现我并不能掌握hibiki的一些语言习惯,请原谅,真的,说话像是歌剧一样华丽的就只有他了
旅人因为作业没写完所以下周再写吧,最近课业负担比较重
食用快乐♬
——————————

        就在这个清晨,日日树涉收到了一株蓝鸢尾。
        它像是精灵一般娇小羞涩,花蕾微垂。在浅蓝色的纸张和浅金色的丝带里更显得娇贵。
        它就被放在演剧部的他的桌子上。小小的卡片上写着漂亮的花体字。
        “To the best of you ”
        真是可爱的赠礼啊,他想,可贵的是还是个同学送给我的。于是他将花编进了发苞,用浅金色的发带束起长发。
        拉开窗帘,打开窗,看着舒展的玫瑰色的云一点点变成透亮的白,微风和煦,他不禁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很好,又是同样鸡飞狗跳的一天。
        3-B的大家依旧我行我素,零在睡觉,奏汰日常失踪,邻班的宗嘴上不依不饶但依旧经常跑过来看仁兔。   
        大家各忙各的倒一时间没人发现他的不同。
        红郎诧异地看着微笑着坐下来的日日树涉:“今天的你怎么想起来要在头上放上花了,平时你可不会带上这种东西?”
        “啊,能让你感到惊讶真是太好了♬ ”日日树笑着,“不知道是哪个孩子在我门前放上了一束花呢,呀,今天的世界里依旧充满了惊喜!”他说着欣喜的变出了比平时多一倍的白鸽和花朵,鸽子冲着外面四散飞开,引得门外的椚老师愤怒的讲日日树涉喊了出去。
        “这也是意料之外的事件♬ ”完全没有反省的涉笑着冲红郎说了再见。
        “你啊,”红郎摘下肩膀上的羽毛叹了口气,“收到花要好好知道花语才能知道送礼人的心情,你最好弄清楚花语才是。”
        涉抬手挥了挥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出门走到椚老师旁边。
        听仁兔说,那天涉亲三节课都在外面被训。
        究竟是谁送的呢?涉在图书馆翻着一本厚厚的鲜花百科,但是鸢尾一类的花朵有很多,他只好一个个翻了过去。
        正在归置图书的青叶纺瞄到了他头上的花,“只看那本书可能查不到哦,那本书里没有收录你头上的蓝鸢尾,但是我还是知道的,那个人送花人喜欢你呢。”说着他笑了,“他认为你是个高雅的人。”
         涉笑了笑,道谢后离开了图书馆。
        一旁纺看着他的背影似乎想要追上去,不过他犹豫着停了下来,“也许是我想多了吧,”他说,“倾慕什么的,这可是男校啊……难道转校生她送的?难说啊……”
         可惜走远的涉听不到他的困惑。
        今天的日日树涉依旧活在惊喜中,并且惊喜一个接着一个。
        于是他开始在学院里考证这个送花人的身份,演剧部首先沦陷,可怜的友也崩溃的躲在北斗的身后,北斗一边安抚着他,一边冲着他的部长说,“我们也不清楚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问问fine的其他人呢,或许伏见同学就会知道啊。”
        好主意,好一招祸引东水。
        不过伏见依旧是一副微笑着的老神在在的模样:“其实我以为,以日日树大人的智慧早就猜出来了才是。”
        “我不那么认为哦,弓弦君,”他耸了耸肩,“仅凭一句花语我可认不出来他是谁。”
         “我反而以为那句花语已经足够坦诚了呢,”弓弦更是一副惊讶的模样了,“蓝鸢尾代表了倾慕,而送信人就在这个学院里,还有什么不明晰的呢?”
        日日树涉隐隐有一种预感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小小的卡片,后背被用力的撞到了。他回过头,他本要去找的姬宫桃李正坐在地上。
        “啊!你这长毛!”可爱的孩子从地上爬起来,“为什么你的后背那么硬啊!”他插着腰皱着眉,“你手里的是什么?”
        “回答可爱的公主是小丑的荣幸,”他揉了揉那头粉红色的短发,“这是一份线索,而我需要去找写了这个纸条的人。”
        “我看看,”桃李说着从涉手上拿下了字条,“这不是会长大人的字迹吗……喂!你跑什么!”他挥舞着手中的纸条,“你不要了吗?”
        “我发现我需要直接去见他,”那个长发的背影迅速消失在走廊尽头,“因为我也有东西告诉他!”
        ……
        天祥院英智坐在学生会室里喝茶,真绪坐在他旁边复核文件,他抬头看着悠闲的现任学生会长,又看了看一旁因为审阅文件累的出去醒神的副会长,再看看有好几打没判文件的自己,叹了口气,“会长以后我再也不帮你了。”
        “为什么呢,衣更君?”那端正的脸上有了一些含笑的困惑,“找冰鹰君要一下演剧部的钥匙并不令人忧虑。”
        “但是会让别人忧虑,”衣更揉了揉额头,“听说今天友也又被日日树前辈吓哭了,你到底对日日树前辈的演剧部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哦,”他的笑容堪称纯真,“我只是给涉留了些东西而已,”他眨眨眼,“仅此而已。”
        衣更表示不明白三年级们的相处方式,也想不到是什么东西能让日日树涉在学校里找人找了一整天,所以他低头认真批改起文件来。
        直到窗子被热气球的阴影挡住为止。
        他看到会长站起来打开了窗户,他若有若无的扫了一眼涉头上的鸢尾花,不动声色的微笑着:“涉每次出场都是那么与众不同呢,今天的发饰非常适合你哦。”
        “何必装作毫不在意呢,亲爱的皇帝殿下,您的这份礼物小丑很喜欢呢♬ ”日日树涉笑着,将一个花环轻轻套在了英智的头上,“为您加冕哪,亲爱的殿下,您是否也能体会到小丑精心准备的心意呢♬ ”
         “这不是很简单吗,”英智笑着靠坐在窗台上,小心的取下头上的花环,
“第一种花,星辰花——永不变心;
第二种花,栀子花——永恒的相守;
第三种花,茉莉——你属于我;
第四种花,大理花——美丽而优雅;
第五种花——”他一贯平稳优雅的声音停止了,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呢?”日日树涉笑着问到。
        “为什么一定要我来说这句话呢?狡猾的涉。”英智同样问到,脸上的红晕加深了。
        “狡猾的皇帝殿下♬ 不过您的小丑乐意为您效劳♪”
他伸出手,将惊呼着的英智揽进怀里,悄声低喃:
         “第五种花,白蔷薇,我足以与您相配,你是与我相配的唯一一人。”
        悄悄用外套挡住了来自窗前的视线,日日树涉吻了吻皇帝大人的眼睑:“想不想试一试私奔的感觉?”
        脸上发红的的皇帝大人看着同样脸上发红的日日树涉轻轻的笑了,他直起身子捏着涉的下巴附上一个吻,“我很期待♬ ”
       
    ————————————END————————————

想看高格调文的就看到这里就好,下面就比较逗比了。

        “打断你们很抱歉,但我还是要说,请等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椚老师扶了扶眼镜,站到了窗口问到:“第一,你的热气球什么时候拿过来的;第二,花是不是从花园里直接摘的,第三,你们俩一会来我办公室一下。”
        听真绪说,之后的会长和日日树前辈,一直到晚上熄灯之前都没有从教师办公室里回来。

                                   ——fin——
其实HIBIKI他是先搜了鲜花百科,再去摘了花,然后省时间坐上热气球直接飘去学生会的,中间椚老师看到了直接就冲过去了。( ͡° ͜ʖ ͡°)✧花环是在热气球上编的。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