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九☆工作忙碌

工作挣扎

游戏圣经是舞池天川
佛的不行
稳得一批
电波系写作

【涉英】旅人 章四

章四  山与海交界的海民集市
作者:烛九九九九九
嘛,总算是从山里跑出来了不是
本来想让涉拴着鸽子在沙滩上冲浪,还是算了吧我怕我忍不住写崩
开始吧
————————————
        伴随着仿佛扭曲身体的挤压感,在几乎喘不上气的时候,他们终于看见了光明。
        ……也未免太光明了一些。
        半空中,他们飞速下落着,海鸟从他们下方迅速上升,满目全是波涛荡漾的海水,白色的细波正拍在遥远的海岸上。
        他们正头冲下的意图拥抱大海。
        英智正陷在诧异中。
        他就那么出来了?
        在被关押了那么多岁月,在无数次被人承诺又背叛后,他终于出来了吗?
         他怔怔的看向涉的方向,只有他,只有他真正遵守了诺言,只有他值得信赖。
         “涉......”
        “啊啊啊啊啊!!”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我们就要去世了吗?!
         仿佛是从涉的眼中读出了这句话,原本伸出手想做点什么的英智恶趣味的收回了手,“其实晚一点救他也没事,反正来得及的。”他想。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涉眼中的泪水已经憋了回去,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受气流的干扰,念出了一句放大咒。
        “为什么是这个?”正当英智疑惑的时候,他们被一双巨大的翅膀接住了。
        “这是......你的那只鸽子?”英智看了看那个鸟头上的小花环,迟疑地问到。
        “是的就是它,”涉抹了一把眼眶上残留的眼泪,吸了一口气抱住了鸽子的后背,“谢天谢地今天我还带着它。”
        “哈哈,涉可真是有趣的人呐,你刚刚念放大咒时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你念错了呢,”英智闭上眼感受着着犹带着腥气的海风,“真是清新的风啊,和山上那潮湿封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喜欢就好,”涉在海面上四处张望,突然眼前一亮,拍了拍鸽子的脖子,“安娜,我们去那边,去那个港口那边。”
        巨大的鸽子用与体型严重不符的可爱咕咕声回复着,缓缓的向下俯冲,他们降落在港口附近的林地上。
        “那边有个港口,咱们去那边找找看有没有补给的地方,再找个旅馆休息一下,今天真是太累了。”说着,涉将英智接下来,白鸽变回原来的大小,放回了肩膀上,带头向外走去。
         “涉,”英智拽住了他的袖子,“虽然我不知道现在这边还有没有当年的规矩,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他把自己的披肩包在头上,挡住了耳朵和脸,又把涉的帽檐几乎拉到下巴。
        “在当年的王国之外,一切土地皆为魔族所有,”他的眼睛里有一丝严肃,“而海风能吹到的地方,都是海民的领地。”
        “你我刚刚飞过来时肯定已经惊动了哨所的斥候,好好变装一下吧,人类和魔族在这边都是被排斥的对象,别多说,别惹事,一旦被揪出来那些暴力的鱼人可不会温柔一点。”他指着远处港口外的商队,“我们可以混进去,装作卖艺的人。”
        涉无所谓的点点头,“好吧,就这么办。”
        “我会告诉你我的一切,但不是现在。”他听见被盖在那衣服下面英智闷声说,“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你,这个关于我过去的无聊故事。”他的手把他的衣服几乎捏出了死褶,“再等等我好吗?请相信,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这反而让涉觉得不好意思了。他把英智裹着衣服的头抬起来,额头抵着额头,直直的看进那双好看的蓝眼睛里,“我相信你,你也可以相信我,我们去一起旅行吧,因为我们都是无知的,也不怕你笑话。”
        “你不介意吗?”
        “有什么可介意的,”涉哈哈地笑着“从第一天认识时你就是如此令人惊讶的了,哪里有什么小孩子能一出手就是一本秘典的,更别提你吃穿用度都那么奢侈,你一定有你的故事,你不说,我也不会深究,我不会为了一个故事让你想起不愉快来,”少年人纯真清澈的眼睛里有着亲昵的笑意,“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吧,到时候,我会把你的故事写成诗唱下去的。”
        究竟是谁更加成熟呢?英智感叹着。他觉得自己心头微微一动,熨帖极了。
        两个人牵着手下山去了。
       牵着魔兽的队伍一个接着一个,城门是排着长队检查身份和货物的商人。高大的男性长着鱼鳍,正在检查他们的文书和行李。
        “怎么办他们还查文书的!!”涉压着声音紧张的问英智,“我们怎么办,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文书啊!!”英智神秘莫测的笑了,“我们可以进去的,不过,可能还需要改变一点点方案才是。”英智说着,离开了队伍,涉连忙跟上去,“你要干什么?”“去海里抓个海民,拔了他们的鳞片,用附型海草和回声蕨炼制一个伪装自己的药剂,他们不查本地人的。”
        他眼神发亮,“知道吗,海民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声音的魅惑力和水元素亲和,只要堵上他们的嘴,把他们带离海洋,即使他们身体再怎么强壮,也做不到什么了。”“听起来很刺激的样子,”涉心动的眯起了眼,“而且听说他们的鳞片很值钱的样子,多摘点,就当是赚点路费好了!”
        两人嘿嘿一笑,冲着海岸摩拳擦掌的过去了。
        ——————————————
        万里之外的精灵之森,精灵们正陷入一片混乱。“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的灯火熄灭了?!”精灵们恐慌的大叫,冲进了林中的囚笼处。
        哪里还有什么人呢?因为没有捉到人而依然在生长的宝石花仍然在愤怒的扭动生长,笼中什么也没有。
        可笼门被打开了。
        “是人类!”司祭叫着,“他们将『伪神』带走了!他们会展开疯狂的报复的!”
       于是他们连夜冲入了那片人类最后的家园【庭院】。
        ————
        血红的夕阳,染红了尖耳精灵的手中剑,染红了地面,小巧的房屋被烈火点燃,村子中静悄悄的。他们离开了,像是没出现过一样离开了。
        “啊,宗,我闻到了一股烟味,我们去看看吧。”
“哼!因为是玛多你说的,我才去看看那群凡人。”“好的好的,因为宗是个好孩子嘛,要不是因为你是半精灵,你一定会有许多朋友的。”“有玛多你就够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宗你还是长不大呢。”不远处的奇怪的人和手上的人偶自言自语,他焦躁的换了个方向,向着烟飘来的地方走去了。
        “是谁!是谁干的!”他的眼睛因为愤怒而发亮,尖耳朵充血而发红,他看着眼前地狱般的景象发怒了,“太堕落了,啊,精灵!”他狠狠地瞪着眼前尸体胸前精灵的箭头,“这毫无人性的做法!”
        “宗,那边有人还活着!”令人惊异的,那个人偶从人偶师手中跳了下来,变成人一般大小,竟与少女无异,她提着裙子跑进废墟,“快来!”
         “小心点,玛多!哦!别让那群凡物玷污了你的优雅,放着我来就好了!”
        人偶师跟着人偶跑了进去。
        “你还好吗,女士!”安娜恍惚听到有人在喊她,“她醒了,她醒了!”另一个女声惊喜的说,“把她扶起来!”安娜睁开眼,看见了那个年轻人的脸,一旁小巧的女孩子为她包扎着伤口,被她拦住了“没用的,这箭簇上有腐蚀的效果,你们救不了我的。”说着她哭了出来,“庆幸啊,我的孩子才刚刚离开,我们的村庄就被那些精灵屠尽了......”她挣扎着将胸前的项链塞在人偶师手上,“求求您,如果见到我的孩子,告诉他,不要回来了,绝对不要回来了......我的项链是我捡到他时他脖子上带的,把它交给他,求......”她发出两声虚弱的咳嗽,像是个旧风箱一样嗬嗬喘着,“他叫做涉,他有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睛......”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可是来不及了,她甚至没来得及闭上眼睛。
        “......如您所愿,”人偶师痛苦的为她合上眼,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回地上。“宗......”人偶少女轻轻唤到,“为他们送葬吧,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了。”
         “当然了......但不是唯一的,”他小心翼翼的把那个项链用天鹅绒的料子包起来,在桌子上翻了翻,果然翻到了一个少年的肖像,“这大概就是这位女士的孩子了。”他把肖像和项链一起放进行李箱,带着人偶走到了外面。
        “愿各位能在主神的怀抱中安眠......”
        土地反转了,将人们与村庄掩埋在土里,人偶师生气而悲伤的离开了,他终于放弃了作为精灵的自己。
        如果能改变这一切该多好。他想着,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手。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烛九☆工作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